交流留言

本網頁特設立留言板,歡迎大家將希望說給江博明院士的話留言於此。
You are welcome to leave a message
to share your impression or words for Dr. Jahn

167 thoughts on “交流留言

  1. delicious mexican

    Hi, I think your blog might be having browser compatibility issues.
    When I look at your website in Firefox, it looks fine but
    when opening in Internet Explorer, it has some overlapping.
    I just wanted to give you a quick heads up!
    Other then that, superb blog!

  2. Hsina YU

    Dear colleagues, friends and students, January 24 2017

    My name is Hsi-Na (Sylvia), and for those of you who do not know me personally, I am Bor-ming’s wife for over 46 years. Together, and with an eternally optimistic outlook towards life, we have traveled far and wide around the world, which has given us the opportunities to meet and know some of you well. No matter where life took us, we knew we could always count on one another. It’s therefore incredibly sad that Bor-ming’s life ended so abruptly. Even now I still could not put into words how much I miss him. I am sorry for this late letter.
    It’s with gratitude and optimism, however, that I wrote you today to celebrate the life of Bor-ming. I believe we should not dwell on the loss of him because Bor-Ming was a positive and passionate person. If he were here, he would tell us to cheer up, smile and remember all the remarkable things he has accomplished with all of you and how wonderful his life was. It is my hope that even though Bor-ming may be gone, his memories will live on in all of us forever.
    Again, on behalf of the entire family, I appreciate your sympathy and support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and want to thank all of you for your kindness in sending him off with such grace and dignity.

    Sincerely yours,
    Hsi-Na (Sylvia) Jahn

  3. 趙丰

    十二月大半個月裡都在美國東奔西走;只有機會在行前到您的靈前誠摯地致哀。真不敢、也不願相信您已走了。
    我對地質的了解有限,但對您大開大闔、馳騁疆場的大師治學風範深為欽佩。一直沒機緣和您熟識,直到接您的中研院地球所所長的職務;您和我親談多次,諄諄耳提面命,我受益良多。
    博明兄好走。

    中央研究院 地球科学研究所 趙丰

  4. 頭份新竹中學同期同學

    下文是一個多星期前寫的,轉載至追思紀念。
    ——————————–
    博明,

    這裡是宏正和修齊 (Rosa)。Houston 此刻是 12/13 0:00 am, 台北是 12/13 2:00 pm,應該正是給你做告別式的時刻。

    今年九月㡳回台,經過李文元的聯繫,9/29 在台北天成飯店聚餐,來了十幾位竹中同學,但沒看到你。後來在電話中你告訴我,因為膽結石要去看醫生,我當時想膽結石沒什麼大不了,因為我太太十幾年前就有同樣問題,在肚皮上割三個小洞就把膽切除了,而且是 Outpatient。做夢也沒想到,這個小毛病在你身上引起了一系列的不順利,給老天將你帶走了!

    1974 8/25 你記得是什麼日子嗎?是我們結婚的曰子,更讓我們銘記在心的是、你那時在 Houston 的 NASA 月球地質所研究 Moon Rocks,你和于錫娜從 Houston 趕來 Austin 參加婚禮,你還是婚禮的照相師呢,照了不少值得留念的相片。之後你們轉往法國敎授月球地質,遺憾的是你在法國期間沒去拜訪你們。

    我們相識已 60 幾年,當 11/30 晚上 11:00 接到彭佳久電話,知道你的情況不佳,第二天 12/1 打電話給賴友仁時,他說你已經走了,李文元的電子信更確定了真實性。頓時我全身感到有些麻木,像是失去了知覺。

    天無不散的宴席,你先我們走了,不克到你靈前告別,寫此電子信說聲"請小心、走好了"。相信你在另外一個世界定會收到這封 Email 的。

    宏正和修齊 叩 2016-12-13 1:00 am

  5. Ulrich Knittel

    I first met Prof. Jahn in Canberra during a session devoted to the “oldest rocks on earth". I was so pleased to meet him again during my stay in Taiwan, when he took a vivid interest in my work. Though Prof. Jahn was a rather famous scientist, he always remained a modest man, easy to approach and friendly to everyone. Thank you Prof. Jahn.

  6. Sun Kwok

    I was greatly shocked when I heard the news during the departmental meeting of the HKU Earth Sciences. Bor Ming was a distinguished scientist who devoted himself selflessly for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in Taiwan. He served as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Earth Sciences of Academia Sinica when I served as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 and we had many discussions together on both scientific and administrative matters. He had visited me many times in Hong Kong and I was hoping to visit him in Taiwan next year. We had a lot of fun going to restaurants and go hiking together. I can’t believe that I won’t be seeing him anymore. I will greatly miss you.

  7. 孟辉

    昨日,倾接毛河光先生信告知江博明先生于手术中溘然离世不觉万分震惊、难以置信、继而沉痛之情难以抑制。算来我也许是最后知晓此噩耗的友人了。之所以称友人还需追朔自八、九十年代中国科学院恢复学部工作成立了学部联合办公室,我为首任地学部办公室主任,其主要职责是协助学部委员-即今日之院士组织开展学术活动尤其是对当时国家在科学技术、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紧迫急需的重大科学技术问题进行调研从而向国家提交咨询建议。应该说文革后广大知识分子获得了精神上的解放焕发了科研“青春”以空前的热忱和积极性开展研究工作,学部的工作空前活跃成效显著在国家和科技界获得广泛好评并产生重要影响。在此期间两岸科技文化交流日渐频繁广泛,学部组织的学术活动得到不少台湾学者的赞赏与关注。时至今日我仍记不起是哪一位院士把江博明先生带到地学部的学术会议上,只记得随后学部的主要领导者涂光炽、程裕淇等院士把加强两岸学术交流作为重要工作列入工作议程。依此我不仅认识了江博明先生还结识了一些台大地质、地理系的教授。
    江博明先生先后多次参加地学部的学术研讨会,他的学识功底深厚、谦虚与儒雅风度在地学部老一代院士中留下良好的印象,以至于他受到了涂光炽主任的邀请阖府小叙地球化学之兴趣话题。无论是从事矿床地球化学研究的还是大地构造,岩石学、沉积学研究的院士很多都和他建立了交流甚至合作关系。我注意到前面追思留言多处感慨江先生是与大陆学者交往最活跃也是最多的台湾学者之一。
    江先生学术严肃而生活中不失法国人的浪漫其谈吐幽默风趣同时又是一位网球运动爱好者,据说无论到哪里出差网球拍是必定放进旅行箱的。也正因此有一次他问我可不可以帮助找到打网球的地点并寻求网球友(那个年代北京的网球场是稀缺之地)我即想到了陈融院士,随后即安排他们在友谊宾馆网球场见了面从此建立了球友关系。
    与江先生的交往令人愉快和难忘。如今令我十分懊悔的是,自我退休离开工作岗位后即不曾与江先生联络,想到此不觉心存内疚和遗憾。人生苦短,与人相识相交本是幸事足应珍惜特别是与江先生如此优秀的学者建立的友情。如今追思之余想到汲取逝者之卓越品格做人做学问这便是活着的人对逝者最好的纪念吧,由此聊以自慰。
    江博明先生千古! 江夫人暨子女、亲友节哀自重!
    希望有机会到台湾时能前往江先生安生之地拜会是以纪念!

    中国科学院学部退休干部 孟辉 于波士顿
    2016年12月17日

  8. Dick Glen

    I first met Bor-Ming Jahn on a field trip in Taiwan in 2008. He was a very gracious host for his country and explained very clearly some of the geological features we were looking at that I hadn’t quite grasped.
    We kept running into each other at various meetings subsequently, and he always had time for a chat about geology and other things. I loved the results of his granite geochemistry in China and in Japan.
    He will be sadly missed

  9. Dick Glen

    I first met Bormin Jahn on a field trip in Taiwan in 2008. He was a very gracious host for his country and explained very clearly some of the geological features we were looking at that I hadn’t quite grasped.
    We kept running into each other at various meetings subsequently, and he always had time for a chat about geology and other things. I loved the results of his granite geochemistry in China and in Japan.
    He will be sadly missed

  10. Dept of Earth, Atmospheric, and Planetary Sciences, Purdue University

    I first disbelieved, then shocked and saddened by the bad news that Prof. Bor-Ming Jahn has just passed away. We had been close friend and colleague for 57 years. We see each other often, at least twice a year, since he returned to Taiwan.
    Now Bor-Ming is no longer with us, I lost a dear friend and colleague. The geoscience community lost an excellent scientist of great vision and high achievements. The younger generations of students and scientists lost a great teacher and mentor..The world lost a man of great humanity and passion.
    Bor-Ming, you had worked so hard all your life so that you may achieve with the highest standard. Your mission is accomplished and you now deserve a break!
    May you rest in peace!
    My deepest sympathy to Shina and family.
    Yuch-Ning Shieh
    Purdue University, West Lafayette, Indiana
    U.S.A.
    謝越寜

  11. Alfred Kroner

    Dear members of the Jahn family and friends and colleagues of Bor-ming,

    I feel deeply sorry bcause of the sudden loss of my friend and colleague Bor-ming Jahn. We were associated scientifically for several decades, beginning with joint work on granitoid gneisses in northern Finland in the 1980ies. Later BML, Stephen Moorbath (passed away several months ago) and I ran a very successful IGCP-Project on “The oldest rocks on Earth". Bor-ming was a most trusted and invaluable member of the Editorial Board of the journal Precambrian Research for many years, and he most successfully organized two IGCP-Projects on the geology of Central Asia. His contributions to many aspects of Precambrian geology and in particular to the geology of Central Asia were innovative and fundamental.
    Bor-ming was an active member of the International Precambrian Research Centre of China and participated in several training courses and field trips. His advice and continued interest in matters of crustal evolution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the solid earth science communiuty.

  12. Hans-Peter Schertl

    Dear family members, friends and colleagues,

    As the current presid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Eclogite Conference (IEC) Coordinating Committee, I would like to ask you to please accept my sincere condolence.

    We have lost our longtime IEC-delegate Bor-ming Jahn. For more than 20 years he represented the country of Taiwan. It is really difficult to find the right words and although it is clear that we all have to go, it is always very sad if something like this happens in a close “friend/colleague-surrounding”. And this is very important for me to pronounce: Bor-ming was not just a colleague, he was also a personal friend to many of the delegates. He was a very successful and excellent scientist and very much contributed to the success of the International Eclogite Conferences.

    In my personal view, I will miss very much Bor-ming´s optimistic vision of the world and his positive attitude for live.

    He will stay alive in our memory; we lost a true friend.

    In the name of the IEC delegates,
    Hans-Peter Schertl
    (IEC president 2015-2017)

  13. 肖媛媛

    最后的一刻,送江先生一程!犹记我在中研院做报告时先生的提问和报告后的关心,犹记2016年Goldschmidt与您见面聊天,犹记您的儒雅风度气质和严谨治学态度……先生走好,永远怀念您!

  14. 贺振宇

    怀念江博明老师

    我心里想着12月1日到德国以后,要马上给江老师写邮件,报个平安,再问问他的身体情况。结果下飞机收到了江老师去世的消息,我一天都不敢相信。第二天,收到了江老师的助理邱淑贞的邮件,告诉我江老师于昨日辞世,原定的来访计划取消。不得不相信,江老师是真的远离我们去了。

    江老师每年都去地质所讲课,我都尽量利用这个机会,去和他谈谈我在做的工作。他对火山岩和侵入岩的关系很感兴趣,今年在地质所的报告上,还提到了我在雁荡山的工作。本来约好10月份CGU会后一起去雁荡山野外考察,后来江老师信中说他从南非回来后生病了,也没有去美国参加GSA的颁奖,今年去雁荡山的安排要取消了。后来他就在等手术,期间雁荡山的稿件审回,我请他进一步修改,他非常高兴地答应,并且很快帮助修改,他发给我的邮件,经常都是在夜里12点。我从中得到了很多他的学术思想和英文写作指导。现在这篇文章已正式出版,只是江老师再也看不到了,让人非常难过!原计划德国访问学者结束后,去台湾跟着江老师学习一段时间!希望我能把这一研究继续做好,继承他的遗愿,并以此纪念江老师。

    愿江老师安息!

    振宇

  15. JAES

    Prof. Borming Jahn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the geoscience community and wa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geochemists in the world. He served as the Editor-in-Chief of the 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 from 2005 to 2015 and enhanced immensely the journal’s international reputation. We have lost an outstanding scholar, academician and a man who chose a life of selflessness and generosity.

    Borming has not only guided us but has also been a great friend to all the editorial board members and many readers of the journal. He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every one of us and his influence on the journal will last for many years to come. To pay tribute to his great contributions, the journal is planning a Special Issue dedicated to Borming and we will be inviting potential authors to contribute papers.

    Our sincere sympathy and deepest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Editorial office of the 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

  16.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

    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
    惊悉江博明院士去世,深感悲痛。我们表示深切哀悼!江先生一代学界大师,奖掖后学,为我院师资队伍培养优秀人才和推动两岸学术交流贡献力量,我们将永远铭记。
    江博明先生千古!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

  17. 劉忠光 (Louie)

    每年這個時候, 你常會到 San Francisco 參加AGU年會並順道來史丹佛大學看看我們。你的拜訪給我們帶來無限的歡樂. 今年此刻你怎麼就如此的離我們而去,令我們感到無限的悲傷。

    在過去的五六十年裡,我們從小在苗栗一起長大, 一起乘火車上新竹中學。在台大地質系及研究所,我們同學五年又同是阮公的研究生,記得我剛結婚四天,阮公就帶我們到台東去做野外,並且採集他所謂的台灣岩石 (taiwanite)標本。我和秀英住在台大地質館傍, 你是很少不嫌秀英手藝初學還肯來進午䬸的好友. 1965年九月三日我們同乘一班飛機 到美國進修, 之後我們各奔東西,雖然不在一起,但我們書信不斷,並且每隔一二年我們都會在國際地質學會上碰面,而且會住在一起敍舊. 後來你回台後, 我雖然在美, 但我們的見面更是頻繁,有時 我們在你的台大和中央研究院辦公室, 一起工作到深夜。 你可曾記得, 在大別山和蘇魯山區,你和我同房,暢談工作和生活的樂趣, 這50 年情誼,令我永生難忘。

    今年十月你到Denver 美國地質年會領獎時,我正巧參加竹中60年同學會到日本北海道旅遊,很遺憾未能與你見面, 當清華, 震甫12月1日 告知你走的悪耗時,彷如晴天霹靂, 我們悲痛莫名,不敢相信。

    你多才多 藝在中學時你是網球校隊隊員,在大學時你學業名列前茅, 又是一位文質彬彬,笑容滿面的〝大帥哥〞. 你一生治学严谨,数十年来为地球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做出了突出贡献, 你傑出的學術成就,舉世景仰。 人生無常,百年一瞬。 你的人生已經功德圓滿,世上你還有許多親朋好友,他們痛失良師益友。對我們而言,是失去了一個好兄弟。 安息吧, 我們的好兄弟。

    Hsina, 請妳務必節哀順變, 保重身體, 我相信博明在天之靈, 也希望妳如此。

    忠光 (Louie) and 秀英(Sue)泣拜

  18. 苗栗新竹中學上下期同學

    博明院士兄,

    獲知你仙逝的消息,我們悲痛難過。
    我們是你在高中時代,每天清晨在苗栗火車站趕6:30分火車北上,到新竹中學念書的家鄉同學們。
    你坦誠及親切的個性,極孝順父母,又常在火車上讓位給婦幼及老人,在60年後的今天,我們都還清楚記得!
    你在專業上的成就,並當上中央研究院院士,你榮耀了我們家鄉苗栗!你終生辛勞,在法國大學及台大教育青年,讓世人稱讚。
    人生,生死離別,我們實在無可奈何。博明兄,祝福你一路好走,並天國裡安息。

    苗栗新竹中學上下期同學一同哀悼

    教授-台灣及美國
    曾九龍 劉忠光 劉如峯 彭佳久 鍾玉嘉 邱成財 李茂宗

    工程師:
    廖瑞堂 劉錦燁 梁仁頌

    敬輓

  19. 研究助理 邱淑貞

    Dear 江老師:

    算算日子才10天,但每天忙得像陀螺,總覺得過了好久。

    多希望時光能回到從前,每天早上到你的辦公室巡視一番,檢查熱水器是否需要補充,觀察你前一天的喝水量,提醒你不要忙到忘記喝水。每天中午,你總是感嘆時間過得好快,一下子就要吃午餐了,而要買什麼便當,似乎是比研究還要苦惱的問題。偶爾解解饞,我們一起偷吃炸雞塊或麥當勞,當你難得空閒時,我們一起散步去吃午餐,是我們的美好回憶。

    當老師的助理才1年又5個月,扣掉你忙碌的出國行程,才相處約1年的時間,我從沒想過,我們的緣份會這麼短暫。還記得年初時,我詢問你還打算工作幾年?你說再三年就想真正退休了。但沒想到生命卻如此脆弱,你提早了退休的時間。

    我們幫你換了蘭花,你還喜歡嗎?開刀前幫你備份的音樂,也帶去給你聽。趁師母不在時,偷偷買了麥當勞,因為你說好久沒吃了。我還買了你愛吃的蘋果,希望你會滿意。聽你妹妹說你愛吃燒餅油條,隔天也買去給你,可惜有點涼了。但看著小南門的點心菜單,卻怎麼也想不起,你上次堅持要我陪你吃的,是什麼口味?而今天我帶了客家菜包,還泡了一杯茶給你。我還能做些什麼呢?

    這幾天看著冰箱裡的那瓶酒,你說等你開刀回來要開來慶祝,可是卻開不成了。老師,我真的真的好想念你。

    祝福老師沒有病痛,能開心打網球了。

    邱淑貞 Chiu, Shu-Chen
    研究助理
    國立台灣大學 地質科學系
    Research assistant of Prof. Bor-ming Jahn
    Dept. of Geosciences,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el: (886) 2-3366-2920
    Email: chiusc@ntu.edu.tw

  20. 王涛

    怀念江博明老师

    江老师不幸突然仙逝,极为震惊,无比悲痛。近日虽忙,但脑海中不断浮现出老师的儒雅音容,栩栩如生,无限怀念。
    更值得尊敬和怀念的是,老师为推动两岸地学交流和人才培养付出了极大心血,做出了重大贡献。记得2005年,江老师邀请我去中央研究院做访问学者,目睹他四处奔波,克服困难,成功地在台北举行了海峡两岸“亚洲大陆增生与造山作用”学术研讨会,所有与会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美好记忆。之后,江老师又率领众多台湾学者参加了新疆305举办的中亚造山带学术会议。2008年,还率领中央研究院地球研究所领导和近十余名台湾的年轻学者来大陆访问交流。老师长期以来为两岸地学的合作交流和人才培养辛勤耕耘,不懈努力。
    几十年来,江老师一直与国内十余所大学和研究单位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可以说他是在大陆朋友和弟子最多的一位海外华人大师。作为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所荣誉研究员、北京离子探针中心终生名誉教授,江老师每年来所讲课。近日看到老师今年8月12号来所讲课的海报,没有想到,这竟是老师最后一次在地质所的讲演海报了。
    江老师一生获得诸多海外学术荣誉称号和奖励。去年他还念叨着,能否申报李四光奖。前段时间,老师还打听如何申报,我还给老师发去了申报表。这种精神值得敬佩!也许在老师看来,拿到了大陆地学最高奖励,才能了却心愿。可惜,老师仙去,成为终身憾事!
    正如大家公认的,江老师为两岸地球化学事业和人才培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深切怀念这位一代大师,一位挚友。

    老师一路走好!

    王涛

  21. Ruth Zhang (張儒媛)

    人世间每天都有人离去,但为何是你?!
    一个杰出的科学家,
    一个带给人们温暖的人,
    灿烂人生不应突然終止!

    你走了,留下一片浓浓的愁云。
    假如这一片云和我们的泪水能建造一个通往天国的阶梯,
    我们将义无反顾地将你接回。
    让你回到亲人的怀抱,回到生机盎然的大地。

    你走了,留下了你卓越的贡献及你拼搏的精神。
    一切的一切将永留在我们心里。
    但愿你在另一个国度,
    在天使的陪伴下自由地遨翔。

    张儒媛 (Ruth Zhang)

  22. 戴憧模

    我几乎一整天都浸沉在对江博明博士的怀念与追忆,他是海峽两岸的地质科研工作者中的姣姣者,成果裴然,成就永注于中华大地,他是海峽两岸同位素地质研究者最先导的携手共勉共進者,忆起我参加过在日本东京、澳大利亚悉尼、加拿大蒙特尔召开的国际同位素地质会议上,我都聆听过他的学术成就报告,记憶尤新,至今掌中忆留三次的会前会后握手余温。他的离去,使我心遗悲痛。略忆数语,愿祈親属节哀!

  23. 李正祥

    忆博明

    得知江博明先生突然辞世的噩耗,我和太太都感到难以置信。我九月份刚与博明及江太太在南非的IGC会议期间一起吃晚餐,还看到他为在会场内一时找不到太太而急得团团转。想不到他竟这样匆匆离世。

    我们认识博明算起来已有26年了。1990年我刚来Perth做博士后,恰逢博明来Perth参加国际太古界地质大会。我们请他去我们刚刚搬入的小平房做客,他欣然答应,并特意在街上为我们的儿子小Michael买了一只小棕熊玩具。暂短的几日交往,他的博学,幽默,平易近人,及胜过年轻人的朝气(知道他好打网球且水准不俗),令人印象深刻。

    几年后一次出差途中,我有机会在雷恩小停,博明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在法国初春的暖阳下,他带我欣赏自家前院中,他亲手修剪的精致整齐的小树。因为专业不在同一领域,我没有机会看到博明在实验室工作的场景,但他精湛和一丝不苟的园艺技术,让我间接感受到了他做事与治学的严谨。在他做亚洲地球科学杂志主编期间,我应邀与他一起主编过该杂志的一期专辑,他的认真严谨及不徇私情的工作态度,让我感触颇深。

    博明走了,但他风度之儒雅,谈吐之幽默风趣,治学之渊博严谨,以及大师级的抑扬顿挫且深入浅出的学术报告,都将长存于我们的记忆深处,并激励我们在科学及生活的各方面都做得更好。

    博明, 你一路走好。

  24. 夏群科

    江師母及家屬:

    惊聞噩耗,惆悵至极。
    先生音容,犹在眼前。
    祈请节哀,保重身体。

    后学 夏群科
    2016.12.02 浙江大學

  25. Fourcade Serge

    A toute la famille de Bor-Ming, j’adresse mes plus sincères condoléances. J’ai partagé la vie professionnelle de cet éminent collègue pendant vingt années à l’Université de Rennes 1 et, en sus des nombreuses qualités mentionnées par ceux qui l’ont bien connu, je soulignerai une qualité humaine, plutôt rare dans un monde de compétition, et qui me rend sa disparition soudaine particulièrement douloureuse : Il s’agit de son extrême gentillesse et respect vis à vis de tous ceux qu’il côtoyait, étudiants, personnels, collègues…

    Bor-Ming, ton sourire est demeuré parmi nous….

    Serge Fourcade
    Professeur , Géochimiste
    Université de Rennes 1, France

  26. 蔡金河

    (a message from Nicole Morin)
    Dear BOR-MING’ Friends

    I knowed him since1979. He was my Head of department for 21years,succeeding Ph. VIDAL and he leaved RENNES’s Geochemistry in 2003, to go and work in TAIWAN;
    and already I regretted him;
    He went sometimes in Rennes to meet us when he came in Paris to see his family or for his work.
    He was a man who I appreciate so much!
    BOR-MING was a person who loved people, especially those who worked with him.
    He was always grateful for the work I did for him.
    He was a great research worker! Always in the lab,early in the morning and very late in the evening.
    I regret him very sincerely!
    The last time,I saw him, was to the retirement of JJ. Peucat, Research Director CNRS. For this opportunity,
    he did a conference. We took a dinner all together, a nice evening!
    He had a great faith in his shift of chemists and physicists in Geochemistry.
    I will not forget him. It was a great pleasure to work with him.
    When He was in TAIWAN, He asked me (in 2005) to do some analysis, because his TAIPE’s mass spectrometer was not still fonctionnal, even when I was retired from CNRS; It was a great honour to still work for him!

    I offer to his Family :Sylvia and his children, and also to his close collaborators (I know some of them ,in Rennes)
    All my Sympathy
    My deep feelings for BOR-MING

    Best wishes

    Nicole Morin
    Assistant Ingenieur CNRS retired
    GEOSCIENCES- RENNES
    Laboratoire de GEOCHIMIE du Profond

  27. 中央研究院院長廖俊智

    博明院士家屬禮鑒:驚聞
    博明院士辭世,不勝哀悼。
    先生學養深淳,畢生致力於地球科學領域之研究,對於大陸地殼的增生及隱沒,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貢獻厥偉,並獲頒法國學術棕櫚騎士勳章,以及日本、法國、美國等國地質學會之國際獎項殊榮,成就世所推崇。而今遽爾辭世,杏壇悲殞,謹函馳唁,永懷哀悼。耑此奉慰,並請
    禮安

    中央研究院院長廖俊智敬啟
    中華民國105年12月6日

  28.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学院 周汉文

    今年五月中旬在台北还见到江先生。先生的音容笑貌,翩翩风度还在眼前,没想到如今先生已离开了我们!这叫我怎么能够不悲痛!
    早闻江先生大名,直到1998年我在台大地质系做博士后研究时才见到江先生。期间经常就地质问题和同位素地球化学问题请教江先生,我受益匪浅。江先生平易近人,温文尔雅,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江先生的学术报告非常艺术,如行云流水,听江先生的报告是一种享受。
    江先生在地质科学界是一代大师,为地质科学做出了巨大贡献。江先生的离世,是地质学界的重大损失!江先生对晚辈的学术成长关怀备至。江先生的离世,我们晚辈失去了一位好老师!
    遥寄哀思!
    江先生安息,一路走好!
    江夫人及家属节哀,保重!

  29. Prof. Dr. A. Feyzi BINGOL

    I was deeply saddened to hear of Bor-ming Jahn’s death. I had the pleasure to meet him during my visite in April 2013 and at the 12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Gondwana to Asia, Tsukuba, Japan
    Bor-ming Jahn is a very fin man, he loved to talk to young people and lead them.
    The geology community has lost a great scientist.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my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and to all their friends

    Prof. Dr. A. Feyzi BINGOL
    Firat University
    Dept. of Geological Engineering
    ELAZIG TURKEY

  30. Jean-Alix Barrat

    Madame Jahn, Yvonne et Stéphane,

    J’ai été bouleversé d’apprendre le décès de votre mari, de votre père. Je vous présente, ainsi qu’à votre famille, toutes mes condoléances.
    J’ai eu la chance, le privilège, d’avoir Bor-Ming comme Professeur de Géochimie dans mes premières années d’université, puis comme directeur de thèse dans les années 1990. C’est difficile de résumer en quelques mots tout ce qui me vient à l’esprit. Bor-Ming était un scientifique exceptionnel qui travaillait très dur. Il respectait le travail de ses collègues chercheurs mais aussi des ingénieurs qui travaillaient avec lui. Il était juste, d’une grande exigence et d’une grande rigueur. Il enseignait avec passion et passait beaucoup de temps à actualiser ses cours et à nous sélectionner des diagrammes et données démonstratifs dans les publications les plus récentes. Il aimait les données, les belles, celles qui sont parfois difficiles à obtenir, et celles qui font comprendre et changent les idées. Il accordait aussi une grande importance à leurs présentations, à une époque où le papier millimétré, le calque et l’encre de chine étaient aussi des outils du géochimiste ! Je le vois encore dessiner figures et diagrammes avec une habilité d’artiste, un soin particulier pour la calligraphie et un souci des détails qui améliorent la lisibilité des dessins… Tard le soir, la lumière de son bureau était souvent allumée…
    Bor-Ming a largement influencé mes choix professionnels. Je lui suis reconnaissant pour le temps qu’il m’a consacré et pour l’aide qu’il m’a apportée…
    Yvonne et Stéphane, il m’avait parfois parlé de vous. Il était très fier de vous.

    Jean-Alix Barrat, Université de Brest

  31. 沈其韩

    惊闻老朋友江博明先生因病辞世,万分悲痛。
    我与江先生相识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法合作期间,曾与江先生对山东泰山地区的前寒武纪地质和冀东曹庄、黄白峪地区的同位素年代学开展合作研究,后又有过多次合作与交流。江先生长期与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前寒武纪地质及变质岩研究室和离子探针中心合作,促进了大陆前寒武纪地质和地质年代学的发展。
    江先生倾毕生之心血为大陆地球化学和同位素年代学培养了大量优秀人才,为国际地学特别是海峡两岸地学的发展和交流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先生的去世是国际地学界的重大损失,致以深切的哀悼。请江夫人及其子女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32. Juhn Liou

    Dear The Editorial Advisory Board and Associate Editor of Island Arc
    (*This mail is sent to the Bcc)

    With great sorrow, we must inform you of the sudden death of Professor
    Bor-Ming Jahn at the age of 76 on 1 December, who had been a member of the
    Editorial Advisory Board of the Island Arc since 2004.
    The mourning ritual will be held at Jing Xing Hall, Taipei, on 13 December
    (http://geo-ntu.blog.ntu.edu.tw/home/).
    Prof. Jahn had been awarded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Japan International
    Prize in 2014 for his scientific contribution to geochronology and isotope
    and trace element geochemistry of Archean rocks to understand the crustal
    evolution of the Earth and his contribution to Japanese geological
    societies.
    We shall always remember him, not only as a scientist but also as a friend
    and for his humanity.

    Sincerely yours,

    Tetsuji MUTO
    Yoshihiko TAMURA
    Editors-in-Chief
    Island Arc
    —————————————–
    Island Arc Editorial Office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Japan)
    Igeta Bldg., 2-8-15 Iwamoto-cho, Chiyoda-ku,
    Tokyo 101-0032, Japan
    TEL +81-3-5823-1150 
    Fax +81-3-5823-1156
    e-mail; iar-office@geosociety.jp
    URL http://www.geosociety.jp

  33. 任玉峰

    江先生今年夏天还在我单位上了2场英文写作课,还做了一个学术报告。音容笑貌清晰可辨,仿佛就在眼前。先生温文尔雅、和蔼可亲,让我等小辈领略了一位科学大师的品行和风采。祝先生一路走好。也请先生家人节哀!

  34. Boris Litvinovsky

    We have lost probably the best man I met in my long, very long life. As it happens in our geological life, this was an occasional meeting. Bor-ming Jahn was arranging an international team for systematic study of the Central Asian Orogenic Belt in 1999, and I invited him to show and discuss our Transbaikalian “granite sea” occupying vast territory of about 300,000 km2. The field excursion lasted two days only, but when we parted, I felt that we had a new nice friend. Our friendship and close cooperation did not stop up to this minute. Our eleventh joint paper is being resubmitted to JAES two weeks ago; one more manuscript is in progress. Bor-ming Jahn will be a co-author in his after-life in our joint researches. I am sure, not ours only.

    This unusual man combined qualities of really outstanding scientist, Great Teacher for his followers and students, and, the most important and rare quality, Great Personality. He left in grief his wonderful family. My deep and sincere condolences to Sylvia and children.

    On behalf of colleagues from Israel and Russia, Boris Litvinovsky

  35. 陳賢司

    悼念江教授

    驚聞江教授突然辭世,讓人難以置信。江先生是高我一班的臺大地質系學長,一位文質彬彬,笑容滿面的〝大帥哥〞。離開臺大之後,因學業事業路途不同,50多年來竟未再見面。先生博學多才,著作等身,桃李遍天下,杰出的學術成就,舉世景仰。謹草一首宋詞悼念和緬懷我非常敬佩的學長。

    【臨江仙】

    皚皚珠峰穿九霄,
    板塊地動山搖。
    擠壓隆起切割地,
    橫斷山脈奇,三江並流急。

    鴻儒德學聞寰宇,
    殼幔鑽研探密。
    靜夜沉思北海邊,
    頑石頻點頭,綠樹皆成林。

    江教授一路走好, 安息。江夫人節哀保重。
    學弟陳賢司叩拜
    美國加州

  36.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马林

    深切怀念江博明先生

    今日已是江先生仙去的第七天,佛教里称为头七,是逝者回望身前的日子。尽管先生还有诸多未尽的愿望和遗憾,但先生留给我们的似乎更多。也许只是一个眼神交流或寥寥数语已在两岸乃至国际地学界播下了无数星星之火。与先生相识仅有三年多,但神交以往,求学时多曾拜读先生文章。第一次在广州地化所见到先生时,徐义刚研究员和仝来喜研究员作陪,先生来我所访问,仅有聊聊数语,先生在我眼中,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后来聆听先生讲座,内容关于英文科学论文的撰写、投稿及注意事项,尤其记得先生给我们强调句子中如果没有比较对象,不要出现比较级的形容词,如higher等,诸多细节,不厌其烦,先生在我眼中,是一位授业的师者。
    伟人已逝,言犹在耳。惟愿先生千古,亲友节哀!
    12月1日也是三年前我祖父过世的日子,也以此文遥祭远在天堂的祖父。不当之处,愿亲友见谅!
    谨对江先生沉痛哀悼

    晚辈 马林 敬上

  37. 楊鳳屏

    江先生
    一路好走。
    驚聞惡耗,實不真實,不斷憶起在L’Université de Rennes 1讀書時,受您和師母許多照顧,那幾年總在週末假期,師母就會把大夥兒找去您家一起過節,有空時也開車帶我們到附近的海邊走走。我雖不是您的學生,但因為都是台灣人,也受了您和師母許多關照。又因我的法文很不俐落,在做論文期間,一直不順利,還出動先生到我唸書的考古所為我跟老師們溝通,讓我的學習不致中斷。
    在Rennes受到您跟師母在生活上的照顧實在太多了。即便您回台後,接任地科所所長,我從法幾次來回,您也多次親切的接待我,因我的論文研究的是考古脂肪酸分析,應用了質譜儀和sem的技術方法,先生也要我若有需要,可以在地科所找人幫忙,對一位非本科系的後輩來說,這樣的提攜之情,讓我十分感謝也相當慚愧與汗顏。期間並且因為我吃素了,師母還特意找了蔬食餐廳,陪我一起吃素話家常。此生能有因緣與您和師母相逢,真是何其有幸。對您和師母,除了感謝仍是感謝。
    前些年這個時節,都會收到您以和師母出遊的照片做成的電子賀年卡,未來的年節何其失落。
    願諸佛菩薩接引,離苦得樂,往生淨土。
    也請師母節哀,多保重。
    晚生 鳳屏 敬輓

  38. 陳麗美

    懷念江所長

    記得今年10月底或11月初,江所長還到地球所圖書館,請我和怡君幫他印2017年的行事曆,他說他在法國時,就習慣將行程寫在上面,那天因印表機的一個設定有問題,他一直陪我們到晚上七點多才印出來,我們跟他說抱歉,他笑著說謝謝,並說太太在家等他吃飯,所以要回家了。

    有時他會打電話或寫e-mail,請我們幫忙找文章或借書,他總是那麼客氣,前陣子還親自來圖書館借了一本書 “Large Igneous Provinces”,他也許不知道,我們一直都很高興能有機會為他服務,如今再也看不到他優雅的身影,聽不到他風趣而不失儒雅的言談了。

    他當所長的時候,有時會到圖書館的期刊室,坐在裡面1-2個小時閱讀剛出版的期刊,他說他還是喜歡閱讀紙本期刊。有天鍾孫霖老師帶一位外國訪問學者來圖書館,他跟客人說,江所長曾跟他提過,地球所圖書館的期刊室是他在地球所時最喜歡的空間之一,讓我非常感動。他總是孜孜不倦地親自做研究,自己畫野外路線圖,連電腦技術也比我們行。

    我跟怡君都很懷念他,我們多希望這個不幸的消息只是一場夢。他的身影、聲音及學者風範永遠存在我們心中。

    地球所圖書室 陳麗美 2016.12.07

  39. 朱日祥

    唁 电

    江博明先生亲属钧鉴:

    惊闻江博明先生辞世,余深为悲痛,辗转难眠。
    江博明先生一生治学严谨,著作等身,数十年来为地球化学研究事业的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出了突出贡献。余景仰江博明先生的学术造诣多年,并承蒙江先生在大陆地壳增生演化等领域的启发,受益良多,不敢忘怀。
    斯人已逝,心中犹存。谨向江博明先生家属表示衷心慰问并请节哀!

    专电致唁,并慰哀衷!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朱日祥

  40.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赵振华 胡霭琴 王一先 许继峰

    唁电

    江博明先生治喪委员会:
    惊悉江博明先生仙逝,深感心痛,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朋友!请你们转达我们对江先生的夫人和家属的慰问,望他们都节哀顺便。江博明先生在地球化学,特别是同位素地球化学领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而且培育出许多优秀的人才,他的仙逝是国际地学界的损失。

    安息吧,江博明先生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赵振华 胡霭琴
    王一先 许继峰
    2016年12月2日于广州

  41. 胡修棉 南京大学

    驚聞先生仙逝,仍不敢相信是真。兩年前在臺灣大學訪問期間,與先生相識,相談甚歡。這幾日時常浮現先生親切的笑容,時常記起先生爽朗的笑聲。斯人已逝,風範長存。江先生千古!

    晚輩 胡修棉 南京大學

  42. 嚴融怡

    感謝老師曾經給予我在古大陸地殼方面的解釋,以及對於我對於岡瓦那大陸知識上的修正和建議。願老師一路好走!

  43. Julie Schneider

    Au revoir Bor-Ming,
    merci de m’avoir accueillie à l’Academia Sinica de 2005 à 2007. Merci de ton aide et de ton soutien durant les premiers pas de ma carrière et durant mon séjour à Taiwan. Je t’en suis éternellement reconnaissante.
    Repose en paix.
    Toutes mes condoléances à ta famille.
    Julie Schneider

  44. 楊列坤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江老师,一路走好。台大交流学习期间有幸在您的隔壁办公,得以经常见到您,有机会常常看到您的笑容,聆听您的声音,更感受到您对工作的热情。先生突然离我们而去,让晚辈悲痛不已。先生走好,我们永远怀念您。

    楊列坤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45. 杨晓勇

    与江先生见面二三事-追忆全球杰出华人地球化学家
    江博明教授

    我是做地球化学研究的,现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工作,从事矿床地球化学教学和科研工作。我在读研究生时就拜读过江先生的多篇文章,受到很大启发,并为先生的学术洞察力所感染,在日后科研工作起到很大启发与指导。在我的几篇学术论文中都着重引述过先生的学术观点和数据。在与江先生见面之前,我了解江先生与我的老师陈江峰教授有过相当密切的合作,联合发表过华南地区岩浆岩研究的地球化学文章(见Chen and Jhan, 1998, Tectonohysics), 该文章涉及华南特别是皖南地区燕山期岩浆岩同位素地球化学研究,一直为该区研究的经典文献,平时茶余饭后,也曾听陈江峰先生讲述过他与江先生合作的一些奇闻轶事,所以科大的师生对江先生也算是十分了解的。

    第一次与江先生见面,是2001年夏天的6-7月份,先生应邀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访问讲学,记得先生是携夫人一同来访的,还有一位法国青年学者同行,他们做了精彩的学术报告。当时的系主任郑永飞教授要求我们地球化学专业一些年轻教员也尽量做一个学术汇报,报告一下自己的工作亮点,并要求使用英文汇报,然后让江先生点评一下我们的工作,以利于进一步提高。整个汇报紧锣密鼓,整整一个上午,大约时间已过12点,听完先生一一点评,我们才去学校餐厅吃午餐。我记得一路陪着江先生和夫人一起,穿过科大东区校园,合肥的夏日,天气十分炎热,大家汗流浃背,先生十分平易近人,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很容易接近,不感到拘束。路途中先生还对我上午汇报的大别山榴辉岩流体包裹体研究素材进行了评说,并提了改进的建议。现在回想起那时的科研工作,限于认识水平和经费短缺,还是比较肤浅的。但先生仍能认真听取我们的工作汇报,并给予很多有益的建议,可见江先生对我们年轻一代学者寄予的厚望,也体现了一位国际级地球化学化学家虚怀若谷的大师风范。
    时隔10年多,有幸与先生再度见面。那是2012年4月中旬的日子,地质科学院毛景文教授发来邮件,告诉我江先生于5月中旬想带一名研究生去内蒙白云鄂博特大型稀土矿山考察,采集一批样品,指导学生做一篇研究生论文。毛景文老师推荐我陪同先生完成这项野外考察,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白云鄂博开展稀土矿床地球化学研究,积累了不少野外资料和人脉。
    我接到这项任务,感到非常荣幸,同时也感到一些压力,因为白云鄂博稀土矿山部门在2009年起,由于国家对稀土资源开发的严格限制,已经在全矿区范围内建立了铁丝网,24小时电视监控,完全对外封锁了。若没有相当深厚的关系,别说是系统采集样品,就是进入矿区的主要露天采场已经十分困难。自那时起,采集白云鄂博稀土矿山研究样品,对我们这些从事科研的工作者来说,已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我及时与江先生取得联系后,先生告诉我他只能在矿山呆3天,我们约定好野外工作时间,我们在5月16月启程,相约在呼和浩特机场汇合。我提前订好了去矿山的专车,于先生航班到达前2小时抵达呼市机场,见面会后,江先生向我介绍他带来了一位来自美国的研究生-Matt Vaughan,具体安排他来做硕士论文。在机场简单地吃过午餐,我们就匆忙赶往白云鄂博矿区。呼市离矿区约200km,路况相当不错,路上车子也少,汽车在辽阔的草原上飞驰,五月份的塞外草原,已经春意盎然,一望无际的绿色的原野,装点着各色的牛羊及盛开的鲜花,好一派塞外风光。一路上汽车缓慢地翻越了大青山,路上我们经停一个草原风景区休息片刻,江先生饶有兴趣地参观了这个风景区,停车后发现这里一处是抗日纪念地,当年的中国军民曾在祖国边陲小镇顽强地抗击过日本侵略军。 稍做休息,我们又赶路了。大约下午四点钟,我们到达白云鄂博矿区,我记得我们住在一家政府办的招待所。白云鄂博矿区,虽然行政区划类属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但其位于中蒙边界附近,属于典型的边陲小镇,塞外高原,生活条件还是相当艰苦的。先生不顾旅途疲劳,在晚餐前,就召集我和Matt一起查看白云鄂博矿区地质图,虽然资料有限,江先生来前还是随身携带了最新的几篇关于白云鄂博矿床研究的文献,其中一篇是我在2009年发表在GCA上的一篇文章,因文附有多条矿区的实测剖面,先生详细地询问我这些剖面的位置、出露情况及可能的采样条件等。因为时间所限,江先生野外工作只有1-2天,我建议他主要参观考察矿区的主采场,那里地质体暴露完整,地质现象清楚,易于观察取样, 江先生也全然同意了我的安排。
    晚上,我带江先生一行到草原深处别致的蒙古餐厅用餐,其间我们品尝了地道的蒙古手抓羊肉和草原风味的青稞酒。记得先生那晚食欲很佳,也小酌了几杯草原白酒。
    经过精心安排,第二天我们顺利进入矿区主采场,我和先生在白云鄂博最大的露天采场主矿采场观察了若干地质现象,并就我的认识,对一些现象给先生进行了仔细的介绍。先生告诉我,他很早就想来白云鄂博这个世界级的特大型稀土矿床考察,开展研究。但年轻时一直没有机会过来,这次能到这里考察,十分高兴,因为该矿山蕴含着世界一半以上的稀土资源,这本身就是一个神奇的故事。再加上白云鄂博位于华北陆块北缘,地处中亚造山带腹地,也是研究造山带壳幔地球化学作用与成矿的重要之地。

    第三天上午,我陪先生及Matt又跑了一条矿区外围的地质路线。因为那时先生应邀在北京开展学术交流,午饭后我安排专车,送先生去呼和浩特机场转道北京。我们不舍地与先生告别,他把研究生Matt Vaughan留下来和我一起开展工作,让我具体在野外带着他进行考察和样品采集。 我们历时约一周,顺利地完成了先生的夙愿,在白云鄂博矿床及周边采集了充足的标本,顺利地随机托运到台湾,为先生拟开展的研究工作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之后,与江先生主要是邮件来往,我那时正好有一篇关于白云鄂博稀土矿床的地球化学文章在亚洲地质上审稿,那篇文章得到先生细致修改及把关,并得以顺利发表。2012年八月份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召开的第34届国际地质大会上,又不期与先生见面了,时隔三月,再次与先生重逢,倍感亲切。记得是先生在稀土研究专题会场找到我的,那次我大会之邀做“白云鄂博稀土矿床研究”进展的专题报告,先生刚听完我对白云鄂博矿床研究进展报告,所以更加仔细地询问了当前学术届对白云鄂博稀土矿床成因研究的一些热点和焦点问题,并且告诉我他已安排相关研究生开展白云鄂博稀土矿床的相关研究工作,足见先生晚年对白云鄂博矿床的重视。之后又在北京见过先生一面。
    我们最后一次联系是去年年底的事情,那时我们又有一篇关于白云鄂博矿区沉积碳酸盐岩的Pb-Pb定年文章在亚洲地质审稿,因为测定沉积岩年龄仍十分困难,该方法及原理也是江先生早年发表在Nature上的一篇关于大理岩的Pb-Pb等时线定年的文章(Jahn, B.M., 1988,Nature),先生仔细询问了一些细节和疑点,在收到我们的详细回答后,满意地批准了该文章的发表。这是近年来先生第二次对我们发表学术论文提供了具体的指导,而且都是关于他晚年十分关注的白云鄂博稀土矿床的研究工作。
    虽然平时与江先生联系不多,也没有开展实质性的业务合作。但是,先生严谨治学的精神及关爱青年学者的优秀品质,堪称华人科学界的楷模,已让我铭刻在心。惊闻先生去世的噩耗,悲痛万分,先生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今日含泪撰写此文,追忆先生勇于探索的科学精神及崇高的思想品质,更加缅怀先生为两岸地球科学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告慰江先生在天之灵,也谨向江先生家人致以真诚的问候。
    安息吧,江先生,您的英名和学识将为世人永传。

    (撰稿人杨晓勇,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教授)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46. 邵济安 何国琦

    沉痛悼念江博明先生:

    噩耗传来,实在难以接受,您的音容笑貌立即浮现在我们眼前。中亚显生宙地壳增生带,新疆达尔布特蛇绿岩带都留下您的身影和汗水,您为地址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是您永恒的丰碑。安息吧,一路走好!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 邵济安 何国琦

  47. 唐功建

    沉痛悼念江老师

    惊闻江老师不幸病逝,感到无比悲痛!我有幸2013年在台湾大学地质系钟孙霖老师课题组做博士后,做中亚造山带岩浆岩的工作。而江老师正是率先论证了中亚造山带年轻陆壳增生,确定了中亚造山带是全球显生宙大陆地壳圣祖最显著的地区,引领了显生宙大陆地壳增生研究的序幕。在台大期间,多次有幸聆听先生的教诲,受益匪浅。其中一次,江老师特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让我汇报有关新疆古生代岩浆岩与地壳生长方面的研究进展。江老师对每张ppt都认真指点,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让我终身受益,至今难以忘怀。
    江先生一路走好!

  48. Douglas and Karen Rumble

    Dear Sylvia and family,

    Bor-Ming Jahn was a strong and successful researcher, admired and respected around the world. His passing is a terrible loss for colleagues, friends, and family.

    Karen and I benefited from the kind and generous hospitality of the Jahn family during visits to Taipei. We mourn for him.

    We extend our deepest sympathy to you and family.

    Doug and Karen Rumble

  49. 王强,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同位素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惊闻江先生不幸病逝,感到无比的震惊和悲痛!
    从1998年我在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做博士后期间第一次见到江博明先生并有幸听到他精彩的报告,到现在已经有十八年多了。在此期间,我从江先生的论文、多次精彩的报告和一些交往中(包括2009年年底我短暂访问台大),深深感觉到江先生不仅是一位学识渊博、成就非凡的国际著名地球化学家,而且他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他为地学界培养了许多杰出的优秀人才,桃李满天下!他风度儒雅、语言诙谐幽默也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他对科学的执着、热爱和精益求精,也为我们年轻的一代科学工作者树立了丰碑!
    深深怀念江先生,并祝愿江先生一路走好!

  50. 张立飞

    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江博明先生突然因病去世,深感悲痛。
    江先生是世界著名的地球化学家和地质教育家,他不仅在科学研究方面做出了卓越成就,而且培养了众多年轻学子。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地质科学事业,是我们学习的楷模。他在地球化学研究领域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将永远载入史册。
    江先生对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的建设和发展给予了大量支持,曾多次到我院讲学,并邀请我院多位师生前往台湾中央研究院和台湾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他关心和支持我院的科研项目,经常为我们献计献策。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全体师生沉痛悼念江博明先生,并向先生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江博明先生永垂不朽!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
    2016年12月5日

  51. Peter A. Cawood

    My sincere condolences to Bor-Ming’s wife, sons and colleagues.
    He was a great scholar and fine gentleman, who achieved so much over a long and highly productive career. Most importantly he mentored numerous students and colleagues. I fondly remember his gentle smile and the support that he has shown me over the years.

    Peter A. Cawood
    St Andrews, December 5, 2016

  52. Roberto COMPAGNONI

    Dear Shina,
    It has been a great shock receiving the sad news of the sudden death of Borg-Ming.
    I had the pleasure to meet him regularly at the International Eclogite Conferences where he was giving every time original talks on topics of my interest.
    I hold him in high esteem not only for the acknowledged scientific talent but also for his moral gifts.
    Only once, I have the opportunity and the pleasure to meet your nice Family, and this serene image will remain forever in my memory.
    Being agnostic, I cannot tell your words of religious solace, but I know that the spiritual presence of friends may give a little help in overcoming this hard time.
    Dear Shina, please, accept together your daughter my heartfelt sympathy.
    Sincerely yours
    Roberto Compagnoni

  53. 张拴宏

    沉痛哀悼江博明先生!江先生学识渊博,讲话风趣、幽默,是一位非常受人尊敬的长辈。江先生生前每年都会到中国地质科学院下属各单位来做报告,每一次聆听江先生的报告,都有很大的收获。像很多年轻人一样,我也曾多次得到先生的指导及帮助。深切缅怀江博明先生!
    江先生千古!

  54. 李曙光,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惊悉博明兄仙逝,甚是痛心和惋惜!请代向江博明先生家属转达我的哀悼和问候。自上个世纪80年代初江博明先生作为世界知名的学者就热忱地帮助和促进大陆地区的地球化学研究。在华北前寒武纪年代学,华南陆壳Nd同位素组成及演化,大别苏鲁超高压变质岩年代学和地球化学,和中亚造山带显生宙陆壳增生等领域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还为中国大陆培养一批年轻人才。先生的贡献将永载史册。我在研究大别-苏鲁超高压变质带的过程中曾与博明兄一起工作过,我们曾一起在苏鲁做野外考察,在我1994年访问德国马普所时我们还专门通过电话讨论了我们研究工作的分工,我们还一起为孙贤鉥基金会工作过。博明兄的博学和儒雅的学者风范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没有想到博明兄这么早离开我们,这是华人地球化学界的重大损失!

    江博明先生千古!

    李曙光

  55. Aline Dia

    I first met Prof. Jahn just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my PhD in Paris since I was looking for Archaean Chinese sediments. He took the time to receive me for a few hours in Rennes and helped me a lot for recovering samples of interest. Three years later, he was extremely gentle when I arrived in Rennes and was one of the person who welcome me the best in Rennes as a young arriving CNRS researcher, and that although we were not supposed to work together. He always took time to exchange with me since he was interested by Geochemistry as a whole, and not only by the research topics he was interested in. I enjoyed his spécial sense of humour. We still were recently in contact by mails through his editing committment.
    I am therefore sorry and sincerely saddened by the news of Bor-ming’s passing and my thoughts go to his family. Sincere condolences,
    Dr Aline Dia, Géosciences Rennes

  56. I-Ming Chou

    海外华人地球科学与技术协会
    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
    周義明

    十二月一日傍晚,惊闻江博明学长去世的传言,难以置信。 随即向罗清华及钟孙霖学弟询问,证实了传言不假,倍感悲痛。我和夫人戴秋熔,海外华人地球科学与技术协会的会员,及中科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的成员向江夫人和博明学长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博明学长早我五年毕业于台大地质系,也是我新竹中学的校友,同属台湾北部的客家族群。在为学和处世方面,他一直是我的榜样。 在过去的四十余年里,我们拥有了很多的美好回忆。去年六月,他为我回访台大地质系做了许多安排,并主持了我的报告会。他也以中研院地球科学研究所前所长的名义,参加了在中研院举办的第八届世界华人地质大会。有关这方面的学术活动,他多年来都极力赞助和参与,包括2013年在成都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华人地质大会和第一届中美地质学会的联合科学会议。秋熔和我有幸在去年的十一月在Baltimore举行的GSA年会和第二届中美地质学会的联合科学会议期间,以及在今年六月在Yokohama 举行的Goldschmidt 会议期间和他共聚。很难想象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也再也收不到他在每年年末寄来的贺年卡,其中他总会用几张漂亮的照片总结了他和夫人在该年里重要的行程和活动。

    博明学长,一路好走。我们不会忘记您的音容笑貌、治学理念、和对地学界的巨大贡献。

  57. Igor Alexandrov

    It was with deep sorrow that we learned of the death of Professor Bor-ming Jahn. Please accept our condolences over the loss of a man whose work and personality have contributed so much to the world science. His devotion to his work won him the regard and recognition of all who knew him.
    Professor Bor-ming Jahn went having not finished our joint project on the study of granitoids and accretionary complexes of the Sikhote-Alin and Sakhalin Island (NW Pacific). It was him who inspired this study and who could contribute so much to understanding of the continental crust origin.

    Igor Alexandrov
    Acting Director
    Far East Geological Institute FEB RAS
    Vladivostok, Russia

  58. Stijn

    I have known Prof. Bor-ming for several years and recently started to collaborate with him. His passing comes as a shock and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my sincere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He was a great scientist that has significantly influenced our understanding of how the Earth works, especially on the tectonics of Central Asia.

    Stijn Glorie
    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 Australia

  59. 程昊

    2007年在剑桥,有幸得郑永飞老师的引荐,和先生有了第一次见面。当时晚辈正徘徊在科研的边缘,目及先生谦谦儒雅的风范,虽寥寥几句,却坚定了我投身科研的决心。随后和先生仅有的一次邮件交流更是坚定了晚辈把变质岩Lu-Hf年代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不曾想与先生唯一的一次谋面却尽是最后一次。

    先生的仙去,让晚辈失去了一位人生楷模,一位人生导师,悲痛不已。高山仰止!先生走好!

    程昊
    @同济大学

  60. Yaoling Niu

    I was saddened by the news that Bor-ming has left us! We first met at the University of Rennes 20 years ago. I still remembered vividly our discussion about incongruent melting after my abyssal peridotites seminar! Your question was a brilliant one and I addressed that very question in my paper published the year after. We communicated subsequently via emails and at conferences/workshops. Rest in peace, Friend.

  61. 韩宝福

    江博明教授突然去世的消息让我深感震惊和万分悲痛!
    江博明教授是国际著名地球化学家,成就非凡,对扶持年轻后辈的成长也倾注大量心血!我本人有幸在1990年代初期和江先生相识,从在江先生指导和帮助下开展新疆乌伦古河A型花岗岩的研究开始,长期得到江先生的指导、帮助和关怀。去年还有机会聆听江先生在北大的系列学术演讲,当面向江先生求教!
    江先生心胸宽广、学识渊博、诲人不倦、风度儒雅,尽显大师风范!如今,大师仙去,留给我无限的哀思和深深的怀念!江先生的音容笑貌不时在眼前浮现!
    江先生一路走好!

  62. 香港大學

    唁電

    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

    驚聞江先生仙逝,我們甚感震驚。我們在此向江先生表示深切哀悼。並向先生家屬和臺灣大學地質科學系表示慰問。

    香港大學地球科學系

    (署名眾多,恕不於此一一列上)
    (收到傳真之唁電將置於懷遠堂)

  63. 彭君能

    I’m sorry and deeply saddened by the news of Bor-ming passing. I couldn’t forget how detailed the advice he kindly offered when I was a fresh post-doc, seeking an opportunity for an academic job in Taiwan. Earlier this year at Goldschmidt 2016, two convenors and myself are honoured to have Bor-ming delivering a keynote talk, so are the attendee of the session. What others might not know is that we communicated several times on the very details of the talk including its content and timing. To me, Bor-ming is always a great scientist and a kind mentor to remember. My most sincere condolences.

    KN Pang
    IES-AS

  64. 丁仲礼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唁电

    台大地质系各位同仁:

    惊悉江博明教授近日在台北遽然辞世,深感突然与悲痛!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科学院全体地学研究同行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江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殷切希望你们能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江先生是一位世界著名的地球化学家,他在地球科学的诸多领域中,都做出了杰出而永久的贡献。他的大量充满智慧和原创精神的科研成果,长期以来得到同行们的赞赏与引用。我相信,他的不可磨灭的学术成就必将成为全球地学界的宝贵财富。江先生同时又是一位优秀的老师,他通过言传身教,培养了大量后起地学研究精英。他的去世,无疑是全球地学界,尤其是海峡两岸地学界不可弥补的损失。
    我通过我的老师刘东生院士有幸结识江博明教授。二十余年来,我们一起到黃土高原做过野外工作,一起参加过不同的学术会议,也多次聚餐欢谈,此情此景,永难忘怀!同江先生的交往和友谊,必将成为我个人最为珍贵的记忆!

    江博明教授千古!

  65. Maître de conférences, Géosciences Rennes

    My name is Sylvain Blais.
    I have been working in Géosciences Rennes(France) and he was my friend.
    With him, I have been collecting samples in Massif Central for Catherine Chauvel thesis, he came with me in Finland and we published a lot (1978, 1980 and later) !
    He was great, he was good !
    I am sad, very sad and think to his wife and sons.

    Sincères condoléances,

    Sylvain Blais.
    Maître de conférences, Géosciences Rennes, en retraite (2006).

  66. Juhn G. Liou

    Dear Shina:

    I am reluctantly to write you in last few days as I was so sad to learn the pass away of Bor-Ming; it is shock to everyone who has been so close to him. We could imagine your sorrow and grief to face such sudden loss of the most love one. How could this happen to my best friend as we have been more than 60-year together since our boyhood in the same city. We have attended the same high-school, university and even come to the US on the same flight in 1965. We shared the same dream and same interest; we work in the field, write paper and edit the JAES journal together. Bor-Ming has received many scientific honors; we have been proud to be his life-time colleagues. We were lucky to have successfully nominated him for the GSA Honorable Fellow and the Japanese Geologic Society Prize that he has received this year. We have lost a scientific giant; he will be remembered for years to come.

    Yes, because of his life-time scientific contributions in Central Asian Tectonics and his excellent service for the JAES journal for more than 10 years, we have agreed to ask Sun-Lin Chung to organize a special Symposium and a JAES special issue in the honor of Bor-Ming in 2017. Bor-Ming has been my best and life-time friend and I really cannot accept this sad news. Nevertheless, I know that life is impermanent and we have to face the reality.

    Dear Shina, Our heart will be with you and we pray for your good health. Please accept our sincere condolences. 妳務必節哀順變, 請妳保重身體, 我相信博明在天之靈, 也要妳如此。

    In deepest sympathy,
    忠光 (Louie) and 秀英(Sue)泣拜

  67. 魏春景

    获悉江先生突然离世的噩耗,我倍感震惊,想起二十多年与先生的交往过程,历历在目,自己两次去台短期访问,都得到先生关照!先生是我心中永远的楷模!

    愿先生一路走好,师母节哀!

    学生魏春景拜祭!

  68. 同济大学 杨守业

    早就知闻江先生大名,读过他不少文章,也有过邮件来往,但直到今年日本横滨地球化学会议才第一次见到先生,还特别感谢他给我寄送《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年度优秀审稿人奖励。惊闻噩耗,万分震惊!深深怀念江博明先生!

  69.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惊悉江博明院士不幸病逝,万分悲痛。谨以此向江博明院士表示沉痛哀悼,向其亲属表示亲切慰问。

    江博明院士是世界知名的地球化学学家,他为中亚造山带的研究,做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他对超高压变质岩的研究,改变了大陆地壳无法隐没的传统板块理论。他对黄土化学成分的分析,加深了我们对于古老地壳以及古气候变迁研究上的理解。他对科学的执着和献身精神是我们学习榜样。他的离去是地球科学界的重大损失。

    江博明院士积极推进两岸地质界的学术交流,并致力于推动两岸年轻一代地质学家的合作研究。同时他作为广州地化所的荣誉研究员,为广州地化所的发展给予了无私的帮助。对此我们一直心存感激!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令人尊敬的学者感到无比悲痛。

    江博明院士永垂不朽!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

    2016年12月4日

  70.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同位素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沉重哀悼江博明先生
    同位素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惊闻江博明院士驾鹤西去,同位素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全体师生感到无比悲痛。谨向台湾大学地球科学系和江博明院士的家属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江博明院士是国际著名的地质学家,在地质定年学、同位素及微量元素地球化学,利用同位素及地球化学的方法与技术来研究岩石成因和大地构造等领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对推动华人地球化学研究跻身国际前缘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的研究领域广泛,包括上部地幔的成分及演化;大陆地壳的成长;岩浆岩的成因(科马提岩、玄武岩和花岗岩);太古代沉积岩的地球化学和克拉通的演化;超高压榴辉岩的成因,及其对大陆碰撞造山带构造演化的意义;黄土的地球化学研究及对古气候变迁的意义;碳酸盐的铀-铅定年学及沉积岩的直接定年;大陆深俯冲及超高压变质岩的回返。他高风亮节,为人师表,曾经为多个大学的教授、讲座教授或科研机构的负责人,并长期担任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期刊主编,一生为华人的地学教育事业培养了许多杰出的优秀人才,可谓“桃李满天下”,无愧一代宗师。

    江博明院士曾多次来同位素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及前身中国科学院同位素年代学与地球化学重点实验室访问讲学,为推进重点实验室的建设与发展、科技创新能力的提升给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我们对江博明院士的无私的帮助一直心存感激!

    江博明院士永垂不朽!

  71. Soichi Omori

    I’m very sad to hear Dr. Jahn passing away. I remember field works in Dabie Mts. with him. He was very gentle to us, and we were encouraged very much.
    In deepest sympathy,
    Soichi Omori,
    The Open University of Japan

  72.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徐备

    惊悉江先生突然去世的噩耗,简直不敢相信。今年5月您来北京时,我到新疆大厦拜访您和师母时,您还谈笑风生。就在10天前您住院期间,我托赵盼带给您语音信息,表达我及北大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所有您的朋友对您的衷心祝福,没想到这竟是与您的最后通话!十多年前我就受到您的教诲,与您在内蒙古出野外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去年5月我邀请您到北京大学开办《海外名师课堂》,在一个月的听课中领略了您的大师风范。从2013年我承担973项目以来,您应我的邀请出任三个专辑的特约编辑,倾注了大量心血。特别是目前正在进行的专辑,您对其中的几篇文章都提出了二审要求,足见您的认真负责精神。您是我的良师益友,我深深地怀念您!也请江师母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73. 陈凌

    在台大与江先生近距离接触,感佩先生渊博学识和君子风范,几次得先生细致指教,受益良多。蒙先生赠书,当珍藏一生。如今虽天人永隔,先生音容笑貌宛若眼前。 愿先生一路走好!愿先生家人、朋友节哀保重!

  74. 悼念江先生博明

    十分意外,博明先生就这么走了。从80年代陪同大陆的野外考察,到今年9月开普敦IGC会议的闲聊。近三十年的交往历历在目,一代英杰呀!

    愿家人节哀,先生走好。

    程海
    于西安

  75. 丁仲礼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唁电

    台大地质系各位同仁:
    惊悉江博明教授近日在台北遽然辞世,深感突然与悲痛!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中国科学院全体地学研究同行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你们并通过你们向江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殷切希望你们能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江先生是一位世界著名的地球化学家,他在地球科学的诸多领域中,都做出了杰出而永久的贡献。他的大量充满智慧和原创精神的科研成果,长期以来得到同行们的赞赏与引用。我相信,他的不可磨灭的学术成就必将成为全球地学界的宝贵财富。江先生同时又是一位优秀的老师,他通过言传身教,培养了大量后起地学研究精英。他的去世,无疑是全球地学界,尤其是海峡两岸地学界不可弥补的损失。
    我通过我的老师刘东生院士有幸结识江博明教授。二十余年来,我们一起到黃土高原做过野外工作,一起参加过不同的学术会议,也多次聚餐欢谈,此情此景,永难忘怀!同江先生的交往和友谊,必将成为我个人最为珍贵的记忆!
    江博明教授千古!
    丁仲礼

  76. Georg Zellmer

    Bor-ming will be very fondly remembered for his openness, his encouragement to junior researchers, his sharp wit, and his dedication and hard work towards poshing the frontiers of Earth Sciences. We have lost a great colleague and friend. We have lost a man who knew what are the important matters in life, and who had a great sense of humour. My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May he rest in peace.

  77. 胡爾泰:悼江博明院士

    悼江博明院士

    冬雨方收歲未深 忽然蒼廓巨星沉
    名聞遐邇盈天際 學究古今通地心
    翰院文章猶待筆 傅園桃李已成林
    真人駕鶴西歸去 尚有鹿鳴遺好音

    江院士與余雖非同一專業然彼為台法學術交流學會理事長期間余忝為理事
    時相過從今聞噩耗思及往昔不禁感慨系之因賦七律以悼之

    臺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 胡爾泰 敬筆

  78. 王栋

    悼念不闻亲教诲,情怀仍忆旧音容!
    江先生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江先生已经离开。一直以来,先生的科研成果、学术成就,令我们后辈敬仰。自己作为李老师的学生,也成为先生的徒孙,一直倍感荣幸。记得今年夏天,先生还到我们正在建设的质谱实验室指导,给我们加油鼓劲,不曾想先生突然离世,自己悲痛万分!
    先生高尚的品格、儒雅的气度、渊博的学识是我们年轻人终生的榜样,先生的谆谆教诲,也令晚辈终生受益,永生难忘。
    愿江先生,一路走好,永远安息!

  79. 肖文交

    惊悉江博明先生因病逝世,万分痛惜。
    江先生生前一直关注我们在新疆及中亚造山带的研究工作,对于我本人关于中亚造山带研究工作也给予了指导、支持与鼓励。自1998年在乌鲁木齐有幸拜见江先生以来,几乎每年在各类学术会议和野外考察中都有机会聆听江博明先生的教诲和指导。江先生曾邀请我成为亚洲地质杂志编委,一起在亚洲地质杂志组织出版关于中亚构造与成矿的专辑,并多次和我出任国际会议专题合作召集人。他一直关怀、鼓励与支持有关中亚地质和矿产研究的国际地质计划,自始至终参加学术活动,直到今年还在参加关于中亚大陆形成的IGCP592计划。江先生曾欣然面告2012年中亚造山带构造演化研究列入世界研究热点,多次在邮件中与我探讨中亚地质在国际地学界的研究态势和发展趋势,使我受益匪浅。
    江先生不幸离世,是地学界一大损失,也使我们失去一位优秀的地学同行。江博明先生的卓越成就与科学精神将激励我们继续前行。
    我们深痛悼念江博明先生,并向江博明先生的亲属表示深切的问候。专此致悼,万望节哀。
    肖文交 敬挽

  80. Yaoling Niu

    I am saddened by the news that Bor-ming has left us! We met at the University of Rennes 20 years ago. I still remembered vividly our discussion about incongruent melting after my abyssal peridotites seminar! Your question was a brilliant one and I addressed that very question in my paper published the year after. Rest in peace, Friend.

  81.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唁 电

    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江博明先生逝世,我们深感悲痛!特通过贵委员会对江博明先生的逝世表达深切的哀思和悼念,并向江博明先生的家属致以诚挚的慰问!
    江博明先生是国际知名地球化学家,在太古宙地壳演化、大陆地壳增生以及超高压变质作用等研究领域成果卓著,也为海峡两岸地球科学事业的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巨大贡献。江博明先生与我所渊源甚深,多年来一直关心和支持我所的发展,与我所同辈先生一起奖掖后学,共同为地球科学的发展躬耕不辍。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吾辈后人唯有谨记江博明先生教诲,承其志向,奋发努力,以优异的成绩告慰江博明先生!
    江博明先生千古!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三日

  82. 毛建仁

    沉痛悼念江博明先生!江先生一路走好!

    中国地质调查局南京地质调查中心 毛建仁 研究员

  83. Eiji Ohtani

    I am so sad to hear that Professor Bor-ming Jahn had passed away. I have been interacting with Bor-ming for more than 30 years through research on geology and geochemistry of komatiiites. Also, I got indebted for the exchange based on the exchange agreement between Academia Sinica and Tohoku University, academic exchange at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and exchange at Japan Geoscience Union. I am deeply impressed by his gentle personality and th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geology. His death is a big loss in the world academic community. I pray for your soul’s patience.

    Eiji Ohtani
    Emeritus Professor of Tohoku University, Sendai, Japan
    Solid Earth Science Section President of Japan Geoscience Union

  84. 杨石岭

    惊闻噩耗,不胜悲痛!十几年前曾陪江先生去黄土高原考察黄土沉积,之后一直Email联系。2013年10月,先生来京参加前寒武研究的会议,事先来信说特别想抽空见见面,说说黄土的事情。但是,会务繁忙,终未能谋面。电脑里留存的和先生最后一次联系是2014年的圣诞节。
    斯人远去,音容犹存!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杨石岭

  85. 西北大学地质学系、西北大学大陆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唁 电
    江博明院士治丧委员会:
    惊悉国际著名地球化学学家江博明先生不幸逝世,噩耗传来,西北大学地质学系全体师生莫不悲痛万分。在此,谨向江博明先生的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和真挚的慰问。
    江博明先生早年毕业于明尼苏达大学,长期在法国雷恩大学任教,在同位素年代学和地球化学、花岗岩与地壳生长以及克拉通的早期演化等领域具有很深的造诣。先生谦逊儒雅、勤奋求索,全心全意推动地球科学事业的发展和专业人才的培养,为地球化学等学科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先生学养湛深,著述宏富;道德文章,堪称楷模。他的逝世是科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深切怀念江博明先生,沉痛悼念江博明先生。我们将继承先生的事业,努力工作,为地质事业的发展做出贡献。
    特电驰唁,遥托哀思。

    西北大学地质学系
    西北大学大陆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
    2016年12月3日

  86. Simon Wallis

    It is wth great sadness that we heard that Borming Jahn had passed away.
    He has achieved an enormous amount in his career and has been an
    outstanding representative both for earth science and for his country.
    He will be sorely missed.

    Simon Wallis, Masaki Enami
    Nagoya University, Japan

  87. M.Jayananda

    Condolences Academician Prof. Jahn Borming
    I am shocked by the sad news of sudden demise of Prof. Jahn Borming. I express my profound grief and deep condolences and pray Almighty to give all the strength to Prof. Jahn Borming family. This is a great loss to the whole scientific community.
    I have wonderful deep memories of Prof. Jahn Borming as an outstanding scientist, gentle and friendly teacher and great human being. I have met him in 1991 during stay at Universite de Rennes I (France) where he was Professor of Geochemistry. I have spent few years in Rennes during 1991-2003. During my stay I have seen him working atleast upto midnight almost every day. Prof. Jahn Borming. I had numerous opportunities to interact on science and also collaborated in recent years on Archean tectonics and continental growth in the Dharwar craton. We have jointly edited a special issue in Precambrian Research. He has also visited India during 2011 and subsequently invited me to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and I had an honour to work him. Prof. Jahn Borming one of the most outstanding geochemist and greatly contributed to the evolution of continents. He has mentored and greatly inspired generations of students across the world. Prof. Jahn was so gentle, friendly, humorous and affectionate to students, colleagues and staff.
    Professor Jahn, the whole scientific community will miss you, you will be immortal and fond memory for ever.
    May the noble soul rest in peace.
    With my profound grief and deep condolences.
    M.Jayananda

  88. 杨奇荻

    江先生的突然离开令人无比震惊和悲痛!先生的成就将永载地球化学史册!先生谦逊儒雅的大家风范,使后学晚辈们即崇敬又崇拜,至今还记得一位硕士生像追星一样找您要签名的场景。2014年7月,先生是我博士答辩委员会主席,第一次聆听先生教诲,受益终生。2015年9月,地质所中俄会议期间,和先生唠家常,倍感亲切。今年8月,原本和先生定好12月份前往台大做博士后研究,由于客观原因未能成行,本打算以后再去,可怜和先生天人永隔,抱憾终生!愿江先生一路走好!
    后学晚辈:杨奇荻

  89. 刘晓春

    惊闻先生仙世,虽两天过去,心情仍无法平静。在先生住院期间,我曾送去问候和祝愿,先生也于23日回信说明治疗情况并自嘲,未想竟成为最后一封通信。如邱淑贞助理所言,先生原本希望今年年底调养好身体,明年再全身心投入工作,心愿未了,竟先离去。15年的教诲与交往,历历在目,无语凝噎。愿先生一路走好,在天国仍诙谐、幽默、快乐!望师母及亲属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附江先生于23日手术前来信,以示怀念。
     
    Dear Xiaochun,
     
    Thank you for your care. In fact, my scheduled operation on gallbladder was stopped because of my heart problem. The doctor said that due to the poor functioning of my aortic valve, he could not do anesthesia on me for gall operation. After several consultations with my cardiac doctors, I am now in a hospital to fix my heart – that is to replace my aortic valve. I was admitted this morning to the Veterans General Hospital (榮民總醫院), and will have surgery on Friday. I will have many tests and examinations in the next few days in order to take the best possible mode of surgery. After my heart, I will fix my gall. Jesus Christ, I am like an old car being repaired for parts.
     
    Bor-ming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 刘晓春

  90. 翟庆国

    恩师离开我们已经三天了,依然不敢相信!难以接受这是事实!这几天,先生的音容笑貌,与先生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时时在我眼前浮现。回想起那些一起跑野外,一起逛街,一起工作,尤其是教我做研究、写论文、修改论文的日子,潸然泪下,不能自已!
    愿恩师一路走好!师母节哀!
    学生:翟庆国携妻子夏青

  91. 蔡金河

    追思紀念網頁訊息已發布至Geo-metamorphism mail-list,以下代轉三則國際友人的留言
    Dear Chin-Ho,

    I am so very sad to hear news of Bor-Ming and his passing. He was a
    wonderful person, superb scholar, an excellent editor and good friend.
    He was a towering figure in Asian geology and a tremendous credit to
    Taiwan. Please pass on my humble commiserations to his family,
    colleagues and many friends.

    Sincerely,

    Mike Searle
    Dept. Earth Sciences
    Oxford University, England
    **************************

    .. this is very sad news…the gentleman has left us……….Reiner

    **************************
    Reiner Klemd
    Professor fuer Geochemie und Lagerstaettenkunde
    GeoZentrum Nordbayern
    Universitaet Erlangen-Nuernberg
    **************************

    He touched a great many people and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us all,
    bob

    Robert P. Wintsch
    Dept. of Geological Sciences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IN 47405

  92. 黄方

    有幸多次当面聆听江先生的教诲,一直以来,先生的工作和人品,是我努力学习的榜样。在我做学生的时候,先生的文章,常常阅读,给我无穷的启迪。当我独立工作时,更加感受到先生成果的高度。我尤其感念先生对年轻人的支持和鼓励,先生严谨认真,平易近人,谦虚优雅,让年轻人感觉如沐春风。噩耗传来,无比震惊和悲痛,这是我们地球化学界的巨大损失。江先生一路走好,我会永远怀念您。

  93. 苟龙龙

    沉痛悼念江老师!唯一一次和江老师接触是在2011年新疆召开的Penrose会议,一起跑的野外考察,在室内会议的会间,因为我自己不善言谈,且专业上没有入门,所以很少和学术大牛说话,可是在和江老师碰面的时候,他主动和我交谈,并问我:"你怎么很少说话,你要不要我最近的文章抽印本?",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使我非常的感动。并给了我他的报告PPT,并且讲了做学术报告PPT和作图需要注意的要点,让我一直受用。江老师一路走好,我辈永远怀恋!

    西北大学地质学系 苟龙龙

  94. 刘强

    怀念著名地球化学家-高雅谦逊的江博明院士 精选

    今年上午得到江博明院士12月1日在台湾突然过世的消息,非常震惊,因为去年这个时候,我们还在青岛一起打激烈的网球双打比赛,我们这帮比江院士小二三十岁的人,和他一打就是两个小时,大家全佩服江院士的精神状态和体力,我们一起打了三四次,后来因为我的痛风发作就没有再打球。我还期待以后到台湾和江院士打球,他说他每周在中央研究院的室内网球场打两次球,对手全是年轻人。去年江院士在中国海洋大学讲学三个月,没有想到竟然成为永别。

    上个星期,我还给江院士写了邮件,因为有个朋友要到台湾,想住在中央研究院的招待宾馆,我写到最后怕打搅江院士,就没有提预订酒店的事情,仅仅是问候他和师母安康,我想每次邮件发出,收到回复全很及时,正在纳闷,确得到了噩耗。我给台湾大学的朋友打电话,知道江院士是在做一次心脏手术过程中,因为大动脉出血而不幸过世的,更是令人惋惜和遗憾。江院士是世界著名的地球化学家,发表200余篇SCI文章,他引14800余次,这在地学界是很大的贡献和成就。江院士有段时间,客串研究了黄土地球化学,几篇文章单篇的引用率超过1000次。江院士曾经谦虚的自我评价,说他自己是一个好科学家不是一个大科学家。下篇博文我将讲述个人与江院士接触的几个故事,以表示对这位长辈学者的无限怀念!

  95. 陈斌

    惊闻先生仙逝,感觉像是晴天霹雳!作为弟子,内心悲恸万分,实在无法接受先生已去的事实。一整天呆坐在办公室里,脑子里不停地闪现先生的音容笑貌,不觉悲从心起;回忆起与先生在一起的点滴时光,再翻看先生的照片,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无限惋惜啊,从此不能再睹先生的慈容风度,从此不能再听先生的谆谆教诲!

    您的突然离去,令我们深感疼惜和不舍;我们失去了一位好老师,好朋友。是您把我们带进了科学殿堂,并教会我们如何治学;是您带给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用毕生心血,启迪、教诲我们。您谦逊的为人、严谨的治学、精深的学问,足令后世铭记。最难忘的还是您几近完美的人格,和蔼可亲的微笑。无奈天不假年,先生已驾鹤西去,留给我们绵绵不尽的伤悲!谨以此文遥寄对先生的哀思。

    先生,安息吧。

    学生:陈斌携太太李淑英

  96. 董进国

    听闻江先生不幸辞世,这几天一直觉得不是事实。每每在糸馆走廊与先生相遇,短短问候总能让人感受到先生对大陆学子的关怀之情。前不久先生还邀我叁加糸馆其它老师生日聚会,期间我们一起聊天渴酒,非常开心。短短几天,先生却离我们而去,真是人生无常啊!愿江
    先生一路走好!!!

  97. Chang-sik Cheong

    I first met Professor Jahn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Korea when I just finished my phD work. Since then, his deep understanding on the Earth’s crust and warm gentleness inspired and moved me whenever we meet at conferences. He will be missed very much.

    With deep condolences
    Chang-sik Cheong
    Korea Basic Science Institute

  98. 李建华

    有幸在香港大学和地科院与江先生见过几面,已收益良多。江先生儒雅的学风,严谨的态度,睿智的思维,让我敬仰万分,终生难忘,是我一生学习的典范!惊闻先生不幸逝世的噩耗,深感悲痛!愿先生一路走好!江夫人及亲属节哀并保重!江先生千古!

  99. 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 高剑峰

    虽然与先生只有短暂的几次见面,已收益良多。可惜聆听先生教诲的机会,已不再有。
    江先生一路走好!

  100. Boukare Tapsoba

    I met Pr. Jahn, for the first time, at the department of Geosciences, NTU, as a member of the comity that interviewed me for a spot in the Masters program. Since then, he has been an advisor and a thesis comity member of my Master and PhD. I am one of the many privileged who have worked for and got guidence from him.
    In Africa, we have a saying that “when a wise man is gone, it is a Library that is burnt down". This “Giant Library" lives on through the people who have interacted with him, and through the immense work he has done.
    My thoughts go to his family, and to the Geosciences Community.

    Dr. Boukare Tapsoba
    Calgary, Canada

  101. 张宏远

    锦帐春 悼博明
    青春易逝,
    宵夜尝多,
    秉地质事业工作。
    雄心壮,
    万山巅,
    书写一中国。
    玉山五台,
    几顶帐篷,
    几多沟壑,
    执越过、何如不过?
    勾绘忙,难疏勒!
    恨牦牛不言,
    狼烟飘落。

  102. 赵盼

    惊闻恩师仙逝,学生万分悲痛。与老师相处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在眼前。犹记得离台前老师说希望不久就可再见,不曾想如今已阴阳相隔,无法再见!今生有幸可以作为江老师的学生。在两年的时光中,老师正派的人格,睿智的思维,严谨的态度,不苟的治学,乐观的人生,真诚的待人,对我人生具有巨大启发,犹如灯塔一般指引我!
    老师虽仙逝,教诲人不倦!
    老师一路走好!师母节哀!
    学生:赵盼

  103. 滕方振

    不敢相信去年暑假和江先生的第一次见面竟成了最后一次见面!江先生是华人地球化学界的翘楚,世界地球化学界的栋梁,在我未出生之时已经早已成名。从我在本科上学的时候开始,就不断的听说过江先生的故事,让我仰慕已久。终于去年暑假有机会拜访,为先生的儒雅气质,翩翩风度和知识的渊博所折服,也为自己前进找到了目标。今惊闻噩耗,非常难过。“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愿先生一路走好!

    后辈晚学滕方振 2016 年 于华盛顿大学. 西雅图

  104. 毛河光

    老江。走好。
    57年來我們一起進台大地質系,一起做學士論文,把恆春的枋山、安朔兩塊地質圖合併起來一起跑野外,睡河谷和林班,一起入伍、分科、服兵役、退伍、留美。博士以後雖然不在一起工作,但經常往來。AGU等開會時你常來我家,我也去你法國和台灣家裡拜訪多次。直到上週二你在榮總,我們還通電話,你在笑談準備中的週五心臟手術和以後的計劃。正要再打電話祝賀手術的成功,不料忽得惡耗。
    人生無常,百年一瞬。雖然你很豁達。世界上你還有許多朋友親人,痛失良師良友。對我而言,是失去了一個兄弟。走好。
    毛河光

  105. IOANNIS BAZIOTIS

    Mr bor-Ming Jahn was an Internationally known scientist. Huge loss for the Community.
    My deep Condolences for the great Scientist and great Man.

    With Deep Condolences

    Baziotis Ioannis
    Assistant Professor at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of Athens

  106. 李娟

    痛悼江博明先生!

    未曾有缘相识,屡闻先生大名,知先生学识之渊博,为人之高洁,育人之热忱。先生儒雅之风范,格物之智行,拓新之勇气实乃吾辈之典范。奈何斯人仙逝,纵山河易色,难挽先生之音容;纵骐骥十乘,难驻先生之步履!悲夫,众心哀惋,今古痛惜。愿先生前路走好,永享宁静。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李娟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 凌晨

  107. 王俊

    曾有幸于NTU及HKU多次受教并得助,其博学与善诱,高山仰止。然未及言谢,业已登仙。先生之风,与世长存。感谢江先生于两岸三地地学发展所作之巨大贡献!

  108. Daniela RUBATTO

    I first met Prof Jahn at a conference when I was a junior scientist and his gentle, positive approach and scientific sharpness made an impression on me. Even since, we regularly met at conferences and he never failed to exchange with me a greeting, an opinion and a scientific discussion. He left a positive sign in the people he met.
    With deep condolences
    Daniela Rubatto
    Prof. University of Bern, Switzerland

  109. 郑永飞

    江博明院士治丧委员会:

    惊闻江博明院士因病逝世,吾等大陆地球化学同仁不胜悲痛!

    江先生乃国际知名的华人地球化学家,其学问品德俱为当世之楷模。江先生青年求学于美,壮年治学于欧,晚年教学于两岸,多少学界同仁受其启蒙,被其恩泽!今先生遽然驾鹤西归,去之何迅?两岸地学界顿失泰山北斗,疑难问之谁人?特致此唁电,对江先生之卒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其亲属致以深切的慰问!

    江博明先生永垂不朽!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郑永飞暨全体同仁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

  110. 李三忠

    唁 电

    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江院士不幸逝世,深感悲伤,无比心痛!
    江院士是享有国际盛誉的著名地球化学家,江院士与我十多年来共赴五台、桐柏、西大别、台湾岛、泰山、俄罗斯贝加尔湖等地进行野外考察,长期保持良好的交流与合作,期间,他的高贵、儒雅、学识、风范,让我敬仰万分,终生受益,终生难忘。
    我将继承江院士遗志,完成正在合作撰写中的“苏鲁造山带的南向俯冲极性”相关的学术文稿,并完成先生在11 月10 日最后给我的Email 中表达的心愿。
    江院士逝去令我悲伤,在此,我谨代表海底科学与探测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并以我家庭名义对江院士逝世
    深表哀悼。

    请师母及亲属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中国海洋大学
    海底科学与探测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主任 李三忠

    2016 年12 月2 日

  111. 许志琴、杨经绥

    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博明先生不幸逝世,深感悲痛。
    博明先生的一生是自强不息的一生,是为地质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一生。先生的离去,将是地学界的重大损失。在此致以沉痛的哀悼!
    江博明先生永垂不朽!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 许志琴、杨经绥及大陆动力学实验室全体
    2016年12月2日

  112. 王浩

    今年上半年在台大访问得以近距离接触江先生,深感江先生渊博的知识和儒雅的气质!临近离开台湾时想去跟江先生合个影,恰巧江先生不在,当时心想先生常来大陆,机会还很多,就没觉得有什么遗憾!再一次见到江先生是在南非的世界地质大会。当时江先生刚经过长途旅行,但精神很好。由于会议匆忙也没来得及和个影!没想到这竟是我与江先生的永别!江先生一句走好!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王浩

  113. 蔡克大

    沉痛缅怀恩师江先生!

    昨日乌市寒风凛冽、雪花飞舞;按照原定计划,中午的航班起飞到广州。赶往机场之前,收到寄哥微信,他详细描述了从11月25日至12月1日先生在荣总医院接受治疗期间的全过程。当我看到末尾“庆幸的是肺部积血均以排除,如情况稳定,明日可取下叶克膜”,心中为之一惊一喜,但焦虑之情仍然油然升起;回复寄哥:不能在先生病榻之前问候,只能遥祝先生吉人天相,转危为安,在先生恢复意识之时,请一定转达我的问候。回复完信息,心中仍然忐忑不安,于是将该信息转发给孙老师和肖老师阅知。
    中午一点钟左右航班起飞,四周雾茫茫,雪皑皑,飞机摇摇晃晃爬越天山。打开电脑,开始着手未完成的工作,约两点钟左右,空姐过来告知正在进入青藏高原上空,气流极其不稳定,请注意安全。忽然,一阵眩晕袭来,眼花的看不清屏幕,心烦意乱,索性闭目养神,然终不得安定。五个小时的飞行,经历了数次颠簸不定,飞机终于降落到白云机场。落地开机,满屏幕的震惊和悲伤,先生于下午两时十五分突然过世。无法相信朋友圈听哦故意口径的刷屏信息,全都是哀悼!!我发信息给孙老师:江先生于下午2时过世了。孙老师秒回:已经知道了,very sad。 此刻,一种难以名状的哀伤袭来,下机,空乘的一句道别:走好!让泪水在眼眶内不断打转。
    记忆的影像不断回放,一幕幕、一帧帧。那些与先生相处的场面历历在目。先生大名,威震四海,从我做硕士研究生开始,先生的文章已熟读在心。中亚大陆生长的研究是先生在地学界又一重量级的贡献,指引着我们这些晚辈在国际学术前沿进步。2011年,在AOGS国际会议上,我做完报告;先生便开口问我:有没有兴趣来台湾从事博士后研究。我当时受宠若惊,又备感荣幸。2011年Penrose会议,同先生一起天山野外,躬身聆听大师教诲。2012年先生在港大访学3个月,期间与先生朝夕相处;一直建议我去台湾进行博士后研究,但是鉴于家庭的原因,直至我远赴西北边陲,先生仍然对博士后一事念念不忘,不断向孙老师询问我的情况。2011年为了纪念江先生对固体地球科学的贡献,美国著名地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Science 开辟专辑,我有幸撰写论文一篇借此向先生致敬。2012年,先生将出版的胶装版期刊寄到香港赠于我,但是那时我已离港,邮件被退回,先生又吩咐助理千方百计寻找到我的地址,邮寄到乌鲁木齐。我接到先生亲笔签名的书,心中感激难以言表。事无巨细,躬身亲为,足见先生对年青人进步的关切之心。
    2014年,终得幸运之神的眷顾,受先生之盛情邀请赴台大访学一年。这期间,同先生游历花莲,品尝台湾美食,结识宝岛学界之贤达,沐浴台大之优良学风,畅游学海,体味宝岛民俗风情;觥筹交错,促膝而谈,聆听大师教诲,收获不可计数。时光如梭,一年转瞬即逝,离别之期来临,先生想要说服我继续延期半年;但终因项目在身,事务繁忙,不能独自留台过久。在台风肆虐的当口,依依不舍,满含伤怀与收获,离别台大,告别先生与一众良师益友。但是,宝岛的一草一木、可敬的人、欢乐的事、时常萦绕在脑海;我把足迹留在了台湾,也把深深地眷恋留在了台大。

    宝岛忆犹新,谆谆耳畔音;名扬四海外,恩泽青年心。

    是以记之,先生千古!

  114. 杨进辉

    忽惊闻噩耗,闻先生已去,痛哉!

    长江依东去,江老却西游。
    遇师十五载,初识依如旧。
    漫长无眠夜,印度酒巴游。
    酒与学皆训,明了人生愁。
    年年均受益,叹后君已休。

    愿先生一路走好!

  115. 陈璟元

    沉痛悼念江博明先生

    昨天下午惊闻江先生离世,内心实感震惊和悲痛!与江先生的几次接触,深深的被他的儒雅所感染。他学识渊博,在地质学和地球化学领域著作等身,是我等后辈学习的楷模。江先生一路走好!希望江先生家人、钟老师和王国龙老师节哀并保重!江先生千古!

    长安大学地质系 陈璟元
    2016年12月2日 西安

  116. 中科院地质地球所周新华

    昨日(1日)傍晚突接孙樞先生来电,听筒另一侧传来了海峽对岸的噩耗,实令人不敢相信!几个月前在横滨的国际地球化学会上,还一起"把酒言欢合影留念",还开玩关说再来北京打网球,叫刘小汉陪打。顷刻间就天人相隔,再无相見相逢可能!这无法接受的現实驱使我思绪一下子回到1982年夏天日本的日光,在国际同位素地质大会的ice break酒会上,你与孙贤銶先生叫着我的名字找过来,那是我们的初识,从此开始了长达34年的交往,合作,共处。在五大连池的火山口,在东南岩石圈浙闽山区,在雷恩你家的乒乓球桌上,在AGU, GSA, EUG, ICOG, Goldschmidt, 等等的会上,留下了多少你的足迹,又留下了多少你的声音,它们都见证着也记录下你为国际及两岸地球化学事业所付出的毕生心血,所作出的永载科学史册的贡献!思绪辅定已近午夜,即坐下给孙霖发一邮件,送去给江夫人的唁电和慰问。同时给所内群里的年青人们送上这一诮息并附照片若干,以誌纪念!
    安息吧,博明兄,你未竟的地球化学事业一定会由两岸一代又一代青年学子来完成的!

    周新华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

  117. 仝来喜

    几个月前还和江老师和师母在京相见相聚,未曾想突然噩耗传来,竟成永诀,心痛万分!往日先生音容教诲,犹在眼前,永远难忘!

    恩师一路走好!

    学生:仝来喜

  118. 李毅兵

    “2014 年江教授亲自给晚辈手写 IODP上船推荐书,今年八月还有幸能在一起讨论最新实验数据。先生提出的几个问题,现在刚有了初步的答案,可己不可能和江教授再次探讨了。人生无常,痛也。
    成果发表之日,定当告知江教授。"

  119. 王保弟

    驚聞江先生突然離世,深感悲痛。回想起2014年底在臺大學習期間,江先生的諄諄教誨歷歷在目,江先生的淵博學識、嚴謹治學作風永遠是我們年輕一代學習的標杆。先生一路走好,家人節哀保重!永遠懷念江先生!
    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 王保弟
    2016年12月2日

  120. 翟明国

    沉痛悼念我的老朋友,杰出的地质学家和地球化学家江博明先生。江先生不止一次讲过,我是他到大陆考察的合作者第一人,以往经历历历在目,共同的脚步从东北、华北、华南、西北,以及南非和埃及、欧美。我感谢他对地质事业的贡献。他两周前还来信,希望我能提供一些BIF的分析数据。我当即应允。谁料这成为我们的最后交流。遥对南天,望风致哀,并致慰问给江夫人。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翟明国

  121. 杨岳衡

    几日前,刚在台大与先生见面,细语温言,谆谆教诲,仿佛目前,不意竟成诀别,泰山崩殂,先生匆匆离世。悲痛!
    先生千古! 家人节哀!

  122.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惊闻噩耗,我心悲痛;历历在目,先生音容;昔日教诲,永不再有。

    恩师一路走好!

    学生:吴福元

  123. 陈汉林

    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及江博明院士亲属:
    惊悉江博明先生不幸病世,深感悲痛!先生一生为地球科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与江先生学习和交流过程中,先生体现一种让人崇敬的大师的风范,十分关心和支持年轻人的成长,培养了一大批优秀青年人才。先生的离世是地质学界的一大损失。
    先生虽已仙逝,但您的教诲永远铭记于心。
    在此,我谨代表浙江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并以我个人名义对江先生离世深表哀悼!

    陈汉林

    2016年12月2日

  124. 陈润生

    惊闻江先生辞世,不胜悲哀! 想2年前江先生到地调院讲学,并请教先生有关台湾基底构造问题,仿若昨日。
    江先生一路走好!

    福建省地质调查研究院
    陈润生 敬挽
    二O一六年十月二日

  125.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唁电

    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并转其亲属:
    惊悉江博明先生不幸逝世,我校全体师生员工万分悲痛。
    江博明先生是国际著名地质学家和地球化学家,也是我校2014年授予的荣誉教授。江博明先生毕生献身于地质定年学、同位素和微量元素地球化学领域,取得的丰硕成果受到了同行的广泛尊敬。他的离世是国际地质界和地球化学界的重大损失。
    我们谨请通过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表示哀悼,并向江博明先生家属表示慰问。
    肃此电达!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
    2016年12月2日

  126. 赵磊

    鄙人为地质界小辈,于先生交集不多,但是先生的著作对我启发很大!2016年8月于南非开普敦最后一次聆听江先生报告,先生当时精神矍铄,报告内容丰富。今惊闻江先生仙逝,简直不敢相信。江先生乃世界地质界一盏不朽的明灯,先生对中国地质的贡献无人能替!先生一路走好,愿家人节哀!!
    于北京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默哀先生。

  127. 朱弟成

    得知江先生突然离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回想起和先生有限的几次直接交往,还历历在目:(1)2005年在武汉拿着手标本向先生请教措美大火成岩省苦橄玢岩问题的场景;(2)2006年先生处理我第一篇国际论文并提供建设性意见的场景;(3)2014年在学校陈列馆一起看矿物晶簇的场景。希望先生家人节哀并保重!永远怀念江先生!

  128. Jacques Charvet Yan Chen Michel Faure

    Le 2 décembre, 2016 à Orléans, France

    Chère Madame Jahn et ses proches,

    L’équipe de géologues de l’Université d’Orléans vient d’apprendre la triste nouvelle du décès du Professeur Jahn Bor-Ming. Elle perd à la fois un collègue et collaborateur de réputation mondiale et un ami. Le Professeur Jahn Bor-Ming est bien connu en France, suite notamment à son long séjour à l’Université de Rennes. Ses travaux scientifiques ont d’ailleurs été récompensés par la Société géologique de France qui lui a attribué le prix Prestwich en 2013. Il était particulièrement apprécié à l’Université d’Orléans ; plusieurs enseignants-chercheurs de cette université ont coopéré avec lui dans des projets et publications scientifiques et il a accueilli, dans son laboratoire à Taiwan, des étudiants orléanais en cours de thèse ou des jeunes docteurs en stage de post-doctorat pour les former à la géochimie. Nos contacts avec lui étaient donc assez fréquents et toujours très amicaux. Il est d’ailleurs venu à Orléans, la dernière fois à l’automne 2012. Profondément attristés par cette disparition, nous adressons à sa famille et ses proches nos plus sincères condoléances.

    Jacques Charvet Yan Chen Michel Faure

  129. 储著银

    惊闻噩耗,至今难以相信!不久前还有幸见江先生认真听研究生的学术报告,清晰地指出学生报告中的问题,并给予谆谆指导!江先生平易近人,见江先生,如沐春风,音容笑貌犹在!沉痛悼念江先生,江先生走好!

  130. 王勤

    惊闻噩耗,难表哀思。久仰江老师大名,第一次听江老师的报告还是在南大鼓楼校区读书的时候,江老师的儒雅、博学和风趣让人敬佩不已。后来江老师多次来访南大,耐心解答后辈的问题,不觉亲切了几分。有幸在去年与江老师一同参加了贝加尔湖的考察,看到先生壮志暮年,风采依旧。先生这一生环游世界、寻古问今,硕果累累、桃李遍天下。如今驾鹤西去,余香在手,愿先生一路走好!

  131. 北京离子探针中心

    北京离子探针中心
    BEIJING SHRIMP CENTER

    沉痛悼念江博明院士
    惊悉江博明院士突然病逝,北京離子探针中心全体员工万分悲痛。江先生的去世是全球学界的重大损失也致我中心永远地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師长和亲密挚友。江先生的一生是不懈探索自然真谛的一生,是奉献于科学事业成果卓著的一生。他永远是我們追逐的楷模。
    北京离子探针中心全体员工怀着极度悲痛的心情,遥祭江先生,愿先生一路走好!
    江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刘敦一 携北京离子探针中心全体员工 頓首
    2016年12月2日

  132. 任紀舜

    臺灣大學江博明先生治喪委員會:

      驚悉著名地質學家江博明先生在臺北因病突然逝世,深
    感悲慟和惋惜,謹致最沉痛的哀悼,並向家人致以衷心的慰
    問!
      江先生的突然離世,使學術界失去了一位不斷進取,創
    造力十分旺盛的帶頭人,我們失去了一位可親可敬的老朋友。
    他的離世不僅是我們中國地學界,而且也是國際地學界的重
    大損失。願他的學生和同事繼續他的事業,繼續推進地球科
    學不斷向前發展!

    任紀舜敬輓
    2016年12月2日

  133. 季建清

    2003年,我在台湾,非典后期的5、6月,江先生刚回到台湾,家在从法国搬迁过来期间,一个人。我在等非典结束回北京,也是一个人。我们下班后经常一起,听先生教诲。他邀请我吃法餐,用很优雅和热情的方式,一生难忘。去年北大讲课,陪他几次也算有心珍惜,不想竟成永别事。

  134. 肖序常、鮑佩聲

    中國科學院院士用籤

    臺灣大學江博明院士治喪委員會:
      驚悉博明院士辭世,深為悲痛、惋惜!憶昔日博明院士
    與我所交流指導,今日記憶猶新,永志不忘!謹向其家屬致
    慰、節哀!

    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
    肖序常、鮑佩聲 敬輓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

  135. Dr. Victor Kovach

    Dear Sun-Lin and Kuo-Lung,

    Alfred Kroner informed me that Bor-ming Jahn passed away yesterday night after a heart operation. Please accept and pass to Silviya our condolences. Bor-ming Jahn was a great scientist who did a lot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early Precambrian and crustal growth in the CAOB. We always remember that he initiated our Taiwan-Russia cooperation.
    On behalf of St. Petersburg and Moscow (GIN and IGEM) teams,
    Victor.


    Dr. Victor Kovach
    Institute of Precambrian
    Geology and Geochronology,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Makarova emb., 2,
    St-Petersburg 199034
    Russia

  136. 闫全人

    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江先生千古!

    闫全人
    中國科學院大學地學院

  137. 南京大學地球科學與工程學院

    沉痛悼念江博明老師
    尊敬的于老師 並鐘孫霖、王國龍兩位老師:
    驚聞江博明老師因病不幸於2016年12月1日仙世,我們萬分悲痛。江老師長期与南京大學地科学院的學者们合作,是南京大學的名譽教授,多次來南京大學訪問和講學,對华南地質研究事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對南京大學地質學學科發展、科學研究和人才培養給予了很大幫助。
    江老師是傑出的華人地質科學家,在全世界享有很高的學術聲譽,他的逝世,是華人地質學界的重大損失,我們感到十分震驚和悲痛。
    特此致電,遙寄深切哀悼!
    江老師一路走好!江夫人于老師、親屬及好友節哀!

    南京大學地球科學與工程學院
    以及江老师在南大的生前友好同事
    陈骏、王汝成、周新民、舒良树、徐夕生、于津海、王晓磊、王博、胡修棉、陈立辉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

  138. Yoshio Watanabe

    Dear Prof. Ying-San LIOU
    President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Located in Taipei,

    We are deeply sorry to learn of Dr. Jahn’s passing.

    We knew Prof. Jahn was a outstanding scientist who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tectonics and structural geology. He also served as Editor-in-Chief of 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 which has now become one of the major international journals in our research field. His passing will be great a loss for earth-science communities not only in Asia but also over the globe.

    Please accept our sincere condolences.

    In deepest sympathy,

    Yoshio Watanabe,
    President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Japan

  139. 陆松年

    国立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及江博明院士亲属:
    惊悉著名地质学家江博明先生因病离世,深感悲痛!江先生治学严谨,著作等身,不幸逝世,学界同悲。江先生为地球化学学科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培养了大批地质学界优秀人才,他的去世是地质学界的一大损失,我也失去了一位挚友,哀悼之情,无以言表。
    愿先生风范长存,永垂不朽!

    陆松年
    中国地质查局天津地质调查中心
    2016年12月2日

  140. 于长春

    唁电

    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

    惊闻台湾大学江博明教授病逝,不胜悲哀。江博明教授是国际著名的地质学家,他不仅为大陆地球科学的发展做出了举世公认的贡献,而且为吉林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研究生培养和地学成果走向国际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的逝世是国际地质学界的一大损失,也让我们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在此之际,谨向其家属、亲属及好友致以最亲切的慰问,对令世人尊敬的江老师表示深切的哀悼!江老师一路走好!

    吉林大学地球科学院
    2016年12月2日 于长春

  141. 张进

    国立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及江博明院士亲属:
    惊闻贵系江博明先生辞世,震惊之余,异常悲痛。先生一生为地球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为大陆地质学进步和人才的培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先生一生献身于学术研究,学高为师,德隆为范,勤苦耕耘,育人无数,也为我研究室培养了优秀青年人才。先生的去世使地质学界痛失一位大师,是地质学界的一大损失。先生虽已仙逝,但其高尚之品格,治学之精神,将使我们永远敬仰,铭记于心。
    谨以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构造地质研究室的名义对先生的离世深表哀悼!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构造地质研究室全体人员
    2016年12月2日

  142. 張國偉

    唁 电
    江博明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江博明先生不幸病世,深感悲痛,无限惋惜!
    江先生是国际著名地球化学家,在国际学术界享有盛
    誉,在长期的学术交往中,他是我难忘的挚友。
    江先生早期开展的华北克拉通年代学、地球化学等大
    量研究,树立了研究典范,推动和扶持了大批年轻地球化
    学专家的成长与发展,为年代学和地球化学事业做出了不
    可磨灭的贡献。
    江先生仙逝是地学界的巨大损失,在此,我谨代表中
    国海洋大学洋底动力学研究所,并以我个人名义对江先生
    离去深表哀悼。
    请家人、亲属节哀保重。
    中国海洋大学洋底动力学研究所所长
    中国科学院 院士 张国伟
    2016 年12 月2 日

  143. 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

    唁电

    台湾大学地质系及江博明院士亲属:
    惊悉江博明院士病逝,我所同仁深感悲痛惋惜。
    先生是国际知名的科学家,为地球科学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先生治学严谨,知识渊博,学术品德高尚,身受同行尊敬和爱戴。先生指导青年后辈不遗余力,许多优秀青年人才在他的悉心指导和培养下,已成为地球科学研究的骨干新锐。
    先生的逝世是科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将永远铭记他的科学成就和大师风范。我们对他的去逝表示沉痛哀悼,并对亲属至以诚挚的慰问。

    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

  144. 李舢,郭谦谦

    学生时期有幸认识了治学严谨的江先生,后有幸到台大交流访问,终得机会跟江先生进行深入学习。斯人已逝,谆谆教导犹在耳畔,情不能已,话不成篇。愿逝者安息,生者如斯。

  145. 袁超

    未料去年之相聚,竟成与先生最后之告别。江院士之离去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老师和一面旗帜。愿先生一路走好!家人保重!

  146. 北京离子探针中心 刘敦一

    痛悼 江博明院士
    博明,学界巨星,我之良师益友、手足兄弟。三十三年並肩接蹱於万岭之中,音容笑貌時時浮於眼前。实指望,余生之年岁岁相聚,温酒烹茶促膝而论。何曾想,诀别二字轟然而至,天地永隔。无奈,天妒英才!
    逝者己去,生者何为!谨以此心、此情遥祭於千里之外、天地之间。願逝者安息,一路走好!
    江博明院士青史永铭!

  147. 孙枢

    陈正宏教授:
    今日傍晚获悉老朋友江博明院士因病逝世,十分震惊和悲痛,请代我转达下面的信件。谢谢。
    孙枢

    国立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和江博明院士的夫人:
    惊悉江博明院士因病逝世,令我十分悲痛,谨向你们表示我的深切哀悼!
    江博明院士是著名地质学家和地球化学家,他对科学做出重要贡献。他对我国大陆的地质学
    和地球化学做出重要贡献,我所在的研究所早年授予他荣誉客座教授和大陆多所大学及研究
    机构授予他荣誉称号就是证明。他在大陆有许多朋友,我是他的老朋友,1978年夏在法国雷
    恩大学同他第一次见面,至今30余年保持联系,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老朋友博明!
    江博明院士的精神和业绩将永世长存!
    孙枢敬上
    北京,2016年12月1日晚

  148. 王涛

    沉痛悼念恩師江老師

    鐘孫霖、王國龍並轉江師母:
    驚聞江博明老師今天下午2點因心臟手術意外病故,不勝悲戚。江老師對大陸地球科學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對地質人才特別是我們的培養付出了很大心血。作為他的學生,我們十分震驚和悲痛。特此致電,遙寄深切哀悼!江老師一路走好!江師母、親屬及好友節哀順變!

    江老師學生:吳福元、李紅豔、姚玉鵬、劉曉春、曲瑋、陳斌、仝來喜、王濤、王曉霞、王博、翟慶國、童英、劉守偈、李舢、郭謙謙等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

    王涛

  149. 于志刚

    唁 电
    江博明 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 江博明 先生不幸病世,深感悲痛 无限哀思 !
    江先生是享有盛誉的地球化学家,是我十分敬爱的前辈。先生生前对我校的发展、特别是地质学科建设与给了亲切关怀、精心指导和大力支持,永难忘!
    先生治学严谨,探索不已,甘于奉献,奖掖后辈堪为我辈楷模!
    先生虽去,风范长存!
    江先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谨代表中国海洋大学,并以我个人 谨代表中国海洋大学,名义特电致哀。
    中国海洋大学 校长 于志刚
    2016 年 12 月 2日

  150. 王聖文

    江院士是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前所長,也是我到地球所服務時的第一位長官,他對待行政人員有如家人般的親切,個性浪漫幽默,即便退休後也和我們常保持聯繫,我們會永遠懷念他!
    請師母和家人節哀,保重!

  151. 張曉冉

    學生在港大有幸聆聽江先生幾次報告,深受啟發、鼓舞。遇見江先生,如沐春風。
    突聞江先生病逝,至今仍不願相信。幾日前江先生的音容笑貌猶存腦海,無法忘懷。
    從此,學生失去了一位學術上、事業上的指明燈,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輩。
    天妒英才,何其不幸。
    青山永在,英名長留。

  152. 南京大学 王博

    江老师是我的恩师,他一生求学严谨,步履全球,荣膺各项世界级头衔与荣誉,为华人地质学界的骄傲,受全球地学同行尊崇。自昨天得知他不幸逝世的噩耗,我心中无比悲痛,脑海里全是他的音容笑貌,对他的哀思之情难以言表!
    江老师,一路走好!师母于老师和家人节哀,保重!

  153. 刘平平

    江先生的音容笑貌至今仍在眼前,每周一中午组会时间他都端着一个水杯面带微笑缓缓走进213,给学生的报告提供指导和建议。还有一次某个周五傍晚见到江先生拎着一个大布袋子的paper回家,他说下周就要去香港了,要赶紧把这些文章弄完。江先生对科研工作的热情和坚持深深打动着我。可惜天妒英才,先生走好,我们会永远怀念你!

  154. 李三忠

    惊闻噩耗,我万分悲痛!想起伴随江先生在五台、桐柏、西大别、泰山、台湾岛、俄罗斯贝加尔湖野外考察的美好时光,依然历历在目。仅以去年共同在贝加尔湖畔考察时所作的一首《七律》为悼。

    七律•贝加尔湖海湾
    -2015年早晨贝加尔湖海湾太阳初上有感,作于Baikal湖湾,2015/09/06

    昨晚泊船宿半湾,星辰眨眼宇幽蓝。
    晨光初上湖飞雁,黛峦云开雾远滩。
    静碧波无三尺浪,接天游有一孤帆。
    良宵晨景非常事,隔座仙翁久倚栏。

    而今,“隔座仙翁”突然离我而去,万分悲痛!

  155. 孙卫东

    沉痛哀悼江博明先生
    中国科学院青岛海洋研究所 孙卫东

    惊悉江博明先生仙逝,不胜悲痛。谨请代我和夫人于潍宁向江夫人和先生的亲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我是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本科时认识江先生的,至今二十六个春秋。当时江先生访问科大,我和一位师弟有幸陪先生在校园散步。一路上谈笑风生,先生的渊博学识和儒雅风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我多次有幸聆听先生的教诲,受益匪浅。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九九九年,我刚刚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当时我把在科大硕士论文的研究工作总结写成了一篇英文稿子。我在澳洲的导师孙贤鉥先生请江先生帮忙指点。江先生认真审阅了我的稿子,提出了很多中肯的意见,并且特别指出我的英文写作需要加强,并通过孙贤鉥先生寄给我一份江先生在台大讲授英文写作的课件,让我终身受益,至今难以忘怀。
    二零零五年,我的恩师孙贤鉥先生仙逝。江先生与中科院孙枢先生、同济大学汪品先先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李曙光先生、郑永飞先生、南京大学周新民先生等孙贤鉥先生的生前好友一起成立“孙贤鉥基金会”。本人作为基金会的秘书,深切感受到了江先生的真诚、热忱、高效和幽默。
    江博明先生是一位世界级的地球化学家。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先生就根据太古代元素风化分异的特点,提出大气氧变化的重要问题,对“大氧化事件”研究的开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样是在七十年代,江先生第一个提出了华南中生代岩浆岩受到板块俯冲的影响,大大推动了华南中生代大规模岩浆事件与成矿研究。九十年代,江先生又率先论证了中亚造山带陆壳增生,从而掀开了显生宙大陆地壳增生研究的序幕,目前该领域已经成为国际研究热点。进入二十一世纪,江先生老当益壮,不断开辟新的研究领域,在中国东部、中亚造山带等诸多领域均有建树,鼎力培养年轻学者,十余年担任《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的主编,为地球化学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惊闻噩耗,彻夜难眠。草就两首《乌夜啼》,聊表哀思。

    《乌夜啼•悼念江先生博明》
    孙卫东
    布朗台大雷恩,数十春。
    倜傥风流花甲叶归根。
    究太古,探寒武。志求真。
    驾鹤西游一曲绝凡尘。

    《乌夜啼•江先生博明千古》
    孙卫东
    西风凛冽飞扬,路苍莽。
    又是飘零红叶着清霜。
    英才去,人无助。夜凄凉。
    奈何天人决绝断肝肠。

    斯人已去,风范永存。博明先生千古!

    2016年12月2日晨 于青岛。

  156. 郑祺亮

    江老师,有幸在中国海洋大学与您共事过一段时间,对您的风采至今记忆犹新,愿您可以安息。

  157. 劉傳周

    腦海中一直浮現在臺大地質系碰見江先生的場面,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如今天人永隔,無限思念。
    江先生一路走好!

    中國科學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 劉傳周

  158. 張素菁

    老師,謝謝您總在我的研究陷入瓶頸時適時指點迷津,我會永遠懷念您。

  159. 李一良

    深切怀念江博明老师!我于1998年在合肥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一次见到江教授。此后在港大有幸多次与江教授相会。深切怀念!

    香港大学地球科学系 李一良博士

  160. 曾雯

    江老师是一位杰出的地质科学家,一代英才, 为地质科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更关怀我们这些后辈学生的成长。今日突闻江老师去世,我万分震惊和悲痛,特此遥寄哀思。江老师您一路走好!师母、家属和好友请节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